一切從錦衣衛開始
小說推薦一切從錦衣衛開始
“多谢圣僧!”
罗安康恭敬地说道。
予妳之歡
接下来的时间,秦斩又将自己的想法,以及针对赵胤和元殊的布局,简单的和罗安康说了说,然后让罗安康做好配合。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查漏补缺,尽可能完善这个疯狂而又大胆的计划。
一直到了后半夜,两人这才完事儿!
戰爭本能
“时候不早了,小僧也该回去了,肉身长时间留在镇国寺,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大将军也好好保重,留待有用之身!”秦斩说道。
“圣僧慢走!”
秦斩点了点头,双手合十,然后化为一道流光,无视物质的阻挡,直接向镇国寺飞去。
…………
第二天一早。
昨早课的钟声传遍了整个镇国寺。
秦斩也被这一阵厚重而又响亮的钟声给吵醒了。
他缓缓睁开双眼,仿佛可以穿透一切,他运转天眼通,将镇国寺内的一切,尽收眼底!
异界之学习机 皮子徐
寺庙里佛光夹杂着初升太阳的阳光,显得异常的温暖,但是远观寺庙的上方那一丝黑红色的妖异气息却越来越浓郁了。
他……恐怕是要来了吧!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梵海师傅,主持邀您主殿一叙!”
声音从门外传来。
“稍等。”秦斩回应道。
豪門冷少擒妻:暗夜孽愛
不过片刻,吱嘎一声,门开了。
身穿净世袈裟,手持功德禅杖的秦斩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前面有僧人引路,他一路来到主殿之中。
主殿有一位身穿红色袈裟的中年僧人,看上去十分的普通,是属于放在人堆里找不到的那种。
但是秦斩却从踏入主殿的那一刻就将目光停留在了他的身上。
身穿红色袈裟的中年人正端坐在主位上正在给座下的僧人传经授道!
“非魔非劫,不住不空。无尘无垢,莫撄莫从。勿嗔勿爱,难始难终。拈花向君,如是一梦!”
中年僧人微笑的望着秦斩淡然说道。
秦斩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
“须知诸相皆非相,若住无余却又余。”
“言下忘言一时了,梦中说梦两重虚。”
“空花哪得兼求果,阳炎如何更揽鱼。”
“摄动是禅禅是动,不动不禅即如如。”
元殊起身,抚掌说道:“圣僧好文采。”
秦斩淡然一笑:“主持好修为!”
“人生大梦尔,不过悲欣交集!”
元殊和尚感慨着说道。
刀風俠語
极品宇少
“是啊,人生如梦,亏心事做多了,难免会做噩梦!”秦斩说道。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哦,圣僧会做噩梦吗?”元殊说道。
“那元殊主持会做噩梦吗?”秦斩不答反问。
“佛光普照,光明永存,我心中无黑暗,因此不曾做噩梦!”
元殊说道:“心是菩提树,身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不使惹尘埃。”
“主持不会,小僧就更不会了。”
秦斩回应道:“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主持有所持,需用外物,除掉尘埃,小僧无所持,不曾惹尘埃!”
元殊面色十分平静:“圣僧佛法高深,元殊佩服。”
“久闻圣僧出身天龙寺,为大威天龙菩萨的传承之人,今日一见,果真不同凡响。”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秦斩默念佛号:“听闻元殊主持获得了大禅寺的传承,又深得新君赏识,当上了大康国的国师,当真是可喜可贺啊!”
篱上遥
“功名利禄,于我如浮云。”
元殊说道:“不知圣僧此来所为何事呢?”
“家师与悟铭主持关系莫逆,我还曾经受过老主持的提点之恩,本来这次来,想要拜访一下这位可敬可重的前辈,没想到他竟然已经圆寂了,这可真是一个悲伤的消息。”秦斩说道。
“是啊,实在是太不赶巧了。”
元殊说道:“不过不成九劫,终为土灰,生老病死,在所难免。”
蚀骨难噬心
“敢问元殊主持,悟铭主持的肉身佛像在何方,我可否去参拜一下?”秦斩说道。
“这……”
元殊迟疑了一下:“不瞒圣僧,老主持血气亏空的严重,临死之前还因为强行冲关导致肉身被毁,因此无法塑成肉身佛像。”
“所以我等将其火化之后,葬于后山之中,如果圣僧想要看看,我可以带圣僧前去。”
秦斩闻言点了点头说道;“那就有劳主持了!”
元殊带着秦斩去了一趟后山,秦斩也将到了悟铭的坟墓,他运转天眼通‘看’到了棺材之中的放置骨灰的坛子,透过坛子,他看到了里面拥有金属质感的灰色的粉末。
那应该就是人死后被焚烧留下的骨粉和柴火灰烬。
但是秦斩并不相信大将军罗安康骗了他。
他宁愿相信这里的破绽被元殊掩盖过去了。
因为他看悟铭的坟墓周围被打扫的干干净净,里面的土壤有被翻新的痕迹,而外面的尘土,则是被刻意撒上去的。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秦斩眼中流露出一股悲天悯人的神情。
这让元殊有一种错觉。
莫非秦斩真的与镇国寺的老主持关系莫逆?
这个王妃很欠扁 六少
接下来的几天的时间里,秦斩一只在镇国寺里走动,有的时候也会和元殊讲经论道,一时间,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近了,至少,在外人的眼力是这样的。
但是秦斩知道,其实事实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这几日元殊看他的眼神极其的有问题,那种目光就像是猎手盯上猎物一般,锐利而又冷酷!
“仔细算算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秦斩望着远方的天空,在心底说道。
秦斩和罗安康的计划能不能执行下去,其实关键还是看秦斩能不能打得过元殊。
没有见到元殊本人之前,秦斩也不敢打包票,但是见到了元殊之后,秦斩觉得自己可以战胜他。
但是这几日过后,元殊好像给了秦斩一种错觉。
那就是他又变强了一些。
甚至元殊变强的速度很快,令人很不可思议。
秦斩在镇国寺呆了半个月之后,终于让他发现了元殊变强的秘密。
他的变强,根本不像秦斩那样,不是每时每刻,一点一滴的变强,他的变强是三天一次,三天一次,突然的变强。
秦斩发现了一个规律,每一次那个身材魁梧的镇国寺武僧单独去见元殊的时候,第二天再见到元殊,他肯定又变强了一点。
因此秦斩元神出窍,追踪了那个名叫恒远的大胡子武僧一段时间。
他发现那个大胡子有一件法器,可以将人收入其中,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会将法器之中的尸体,埋葬于后山的一处树林之中。
秦斩偷偷挖开,查看一番,发现小树林里埋葬了密密麻麻的干尸。
这里有一些是镇国寺的僧人,有一些则是游方和尚,这些人大多数都有修为在身,而且实力不弱。
“果真是你!”
秦斩目光森寒,微微闪烁着光泽。
“圣僧,一切准备妥当,明日一年一度的大朝会,就看你的了!”
罗安康的声音从秦斩的心底响起。
“好!”秦斩回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