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光怪陆离侦探社
新一天的寂静之时褪去。
希姆法斯特的士兵敲响那些登记有婴儿的居民房门,不过他们通常在敲门前就能得到结果。
如果里面很安静,很可能门后的夫妻侥幸躲过一次。如果里面传来哭喊声,则代表噩梦降临。
这不绝对,不过大多数都是这样。
那些因寂静之时死去的婴儿会被埋葬到希姆法斯特大教堂,神父们特意在墓园西北角划出一片空地。
那里被人们称为“安息地”,据说附近居民偶尔会听到“安息地”传来的孩子们玩耍的嬉笑声。这曾经引起驱魔人的注意,不过调查后发现什么都没发现。
“他们从未离开我们,只是以另一种方式陪伴我们。所有人都会铭记这些可爱的生命……”
二十几对悲伤抽泣的夫妻面前,神父与修女合声祈祷,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比起前些日子,参加葬礼的人少了很多,因为死去的婴儿在一天天变少。
但那不是人们找到了办法,而是因为婴儿越来越少。
前几天参加葬礼的父母几乎挤满了墓园。天空也落下冰冷细雨,就像神灵也在悲泣。
“我们还有多少婴儿?”
墓园外围,盔甲下响起泛着金属回响的询问声。
“不到两百个。”另一名士兵回答他。
“是假的吧……希姆现在可有上百万人。”士兵不信。
“不,是真的。我今早执勤时听到市政厅人员的交谈。”叹息冰冷地打在头盔上。“你敢相信吗?他们说这个的时候居然在庆幸……庆幸还有一百多个婴儿活着。”
“已经不算少了对吗?寂静之时来了十几次,现在剩下的每一个都是……幸运的……”士兵的话语变得沉闷和断断续续。“我的妻子已经怀孕五个月了……”
“那太糟糕了……”
另一名士兵抬手拍了拍同伴肩膀,两块金属发出令人不太舒服的摩擦声。
“会有办法的,那些学者正在想办法解决。”
……
“这就是你们想到的办法?”
市政厅,副市长办公室,奥康纳嗤笑注视书桌对面的学者们:“每天在寂静之时到来前用成年人剂量的麻药让婴儿昏睡过去?”
似乎反问无法发泄他的愤怒,奥康纳用力拍动桌子:“哪怕我是个政客也知道这对婴儿造成的伤害会有多大!”
波赛斯大学,医学教授杰森无奈地说:“我们别无它法。除了麻醉,我们没有办法能在十几秒内让婴儿昏睡过去,而且要稳定持续十几分钟。”
“那就去想。”奥康纳大喊,这听起来不太讲理,不过政客就是干这个的。
学者们你望我我望你,最后仍由杰森站出来说:“事实上还有另一种,但民众们可能无法接受……”
“为什么不——”正要发火的副市长奥康纳忽然想到什么,压下情绪:“先说说是什么。”
“是驱魔人联合组织那些人提起的,他们想用怪物……怪异的力量让婴儿们睡着。”
岂止无法接受,如果是寂静之时刚刚降临时提起,对怪异充满仇视的愤怒民众甚至可能砸了隔壁的驱魔人联合组织据点。
但现在,经历过悲伤的民众或许能接受这些?
不过显然,借用怪异的力量是找不到希望的最后手段。
“……其他城市有好办法吗?”
阳炎合物
学者赫伯特·纳吉回答:“都是这样……听说有些地方会捂住婴儿口鼻让他窒息……恕我直言这样更加危险。与之相比麻醉虽然可能让婴儿长睡不起或者损伤大脑出现智力问题,不过——”
奥康纳挥挥手示意他停止废话,让助理过来去隔壁喊驱魔人。
“您真打算那么做?”杰森教授忍不住出声。
“为什么不?”始终强硬的副市长露出柔软的一面。“我们不是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我们不该阻止他们为孩子所做的一切。对了——”
奥康纳叫住准备离开的助理:“别忘了通知那群贵族,贪生怕死的他们说不定也会感兴趣。”
那样他颁布命令将面临的阻力也会少许多。
事实上,死于寂静之时的居民远比婴儿多,可能十几倍或是二十几倍。
总有些倒霉蛋或是可怜人,在寂静之时降临后不小心发出响声,然后毫无价值的消失在空气中。
不过比起可怜的婴儿,人们显然更在意后者。
毕竟婴儿同时代表着希望。
这个世界已经足够糟糕了,他们不能让最后的希望也泯灭消失。
……
第二天下午,安娜来到地下室。
“我希望你这次来是想到了答案。”
相对熟悉后,赛莉卡·达莱尔不再畏惧安娜。
安娜轻轻颔首,一整夜的思考与看书让她想到了答案:“我想要触碰他。”
“只是这样?”
“只是这样。”
安娜回答无法理解的赛莉卡·达莱尔:“我是怨灵,没有身体没有触感,情绪就像得不到补充的干涸水潭。只有附身能短暂赋予一切。”
“所以你会附身在我身上……”赛莉卡·达莱尔恍然,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安娜想要心爱的男人走出安全。“重新出现的感觉让你抑制不住对他的情感……是这样吗?”
安娜颔首回应。
“也许不用那么麻烦……”
赛莉卡·达莱尔注视安娜红宝石般的赤红眼眸,试探着问:“为什么不带我过去?那样他也不需要冒——”
声音戛然而止,冷意倏然包裹赛莉卡·达莱尔。她像是落入刺骨冰水中,难以喘气的窒息感将她包围。
在许多人的记忆里经历过上百段欺骗与谎言的安娜冰冷注视着她。
安娜不可能带赛莉卡·达莱尔去望海崖。那样蕾米也许会察觉到什么,而且成为新居民的赛莉卡·达莱尔会是个隐患——自己不可能无时无刻控制着她。
“我只是……想要帮你……”赛莉卡·达莱尔艰难地说。
“那么就别打那里的注意。”安娜冰冷地回答,散去针对她的气息。
赛莉卡·达莱尔仿佛活过来般深吸口气,裹紧身上的毛毯,仍在发抖。她不再提这件事,转而说:“你有更好的主意吗?”
“的确有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