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逢春
看着素衫杏裙的少女屈膝问好,牛老夫人一阵晃神。
她认为没了前程的大孙女这就定亲了?
定的还是勋贵中的顶尖人家!
牛老夫人心情复杂至极,好一阵子没有言语。
身后胡嬷嬷悄悄提醒了一下。
牛老夫人醒神:“来祖母身边坐。”
冯橙走过去坐下。
牛老夫人拍拍她的手:“定亲了,以后可要稳重行事。”
“孙女知道了。”
冯橙应得痛快,牛老夫人一时看不出她是诚心还是敷衍。
而到了这个阶段,她算是失去了对这个孙女的掌控,明智的做法是好生相待。
“胡嬷嬷——”
胡嬷嬷会意,很快捧了个小匣子来,匣中放着一叠银票。
牛老夫人笑着道:“收着吧,回头让你妹妹陪着去长樱街添置一些衣裳首饰,祖母知道你们小姑娘都稀罕新样子。”
冯橙谢过离开,牛老夫人忍不住对胡嬷嬷说了一句:“真没想到啊——”
胡嬷嬷不好附和,心中却无限感慨:她被大姑娘养的野猫抓花脸而暗骂的时候,可没想到大姑娘有今日。
冯橙回了晚秋居,发现大太太尤氏等在那里。
“母亲怎么过来了?”
尤氏一见冯橙就红了眼圈,握着她的手哽咽道:“母亲总算能放心了。”
现在想一想她还犹豫过橙儿与娘家侄儿的事,简直惊出一身冷汗。
还好她更在乎女儿的想法,才没有耽误女儿的好姻缘。
冯橙笑着挽住尤氏胳膊:“母亲放心吧,我和大哥,还有三妹,我们都会越来越好的。”
“嗯。”尤氏重重点头。
林啸约陆玄见面后,给了他一拳:“有你的,说定亲就定亲了!”
好友会向冯大姑娘求亲他早有预料,却怎么都没想到成国公府为了求亲连永平长公主都请动了。
现在京城无人不知成国公府对冯大姑娘的重视。
听林啸提到“定亲”这两个字,陆玄嘴角就忍不住上翘,考虑到好友老光棍一个,这份喜悦就不好表现出来了。
少年淡淡道:“也不算快了,耽误了好几日呢。”
林啸嘴角狠狠一抽。
这小子不炫耀会死吗?
算了,赶紧说正事吧。
“静心的死,查出了一些情况。”
陆玄神色严肃起来,等着林啸说下去。
“当日一名狱卒被人买通,那人穿了狱卒的衣裳,用了狱卒的腰牌混入牢房,以淬了毒的钢针杀死了静心……”
陆玄静静听完,问道:“查出那人身份了吗?”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林啸摇摇头:“据狱卒交代,那人自称燕三,是一个月前搬来的邻舍,平时就一个人住,为人挺热心。那日燕三说好奇狱中是什么样子,想进去看看——”
陆玄嗤笑:“狱卒是傻子么,好奇就让他进去了?”
林啸笑笑:“可不傻,得了十两银子,能不答应吗?”
紫尸皇族
十两银,对寻常人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钱,
“那个燕三,应该找不到了吧?”
林啸点头:“我带人过去时早已人去楼空,燕三这个名字应该也是假的。”
“狱卒说燕三是一个月前搬去的?”
“嗯。”
陆玄拧眉:“可静尘状告梅花庵庵主是突发事件,对方无法提前知晓,又怎么会提前布局?”
“你是说——”林啸摩挲着下巴,“杀害静心的人,与吴王无关?”
一个王爷,在顺风顺水时安排人居住在鱼龙混杂之地,这种可能极小。
“出手的人与梅花庵庵主脱不了关系,我怀疑与静尘状告梅花庵庵主时悄悄给梅花庵通风报信的是一伙人。”
林啸喝了口酒,把酒杯重重往桌面一放:“说来说去,找到梅花庵庵主是关键!”
“没有她的踪迹吗?”陆玄问。
林啸摇头:“好像人间蒸发了,一点踪迹都没有。你说她一个在梅花庵静修多年的尼僧,能藏到哪里呢?”
“我的人也在找她。梅花庵庵主应该是得了那伙人相助,才顺利躲过了搜查。也就是说,找到梅花庵庵主,那方隐在暗处的势力就能浮出水面了。”陆玄并不沮丧,反而眼中有光,“过程艰难些不打紧,结果可能大有收获。”
林啸笑着拍拍陆玄肩膀:“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干什么都有劲头。”
陆玄拍掉他的手:“少酸。”
二人举杯碰了碰,气氛轻松起来。
转日冯橙乘着车从长公主府回来,马车突然停下。
冯橙掀起车窗帘往外看,就见一身黑衣的少年站在马车旁,正对她笑着。
秋阳明媚,少年笑容温暖干净。
在一起那么多次的坦然自若,这一刻却消失不见。
冯橙的心仿佛被小鹿撞了一下,跳得厉害。
“干嘛?”少女纤纤素指捏着雨过天青色的布帘,用询问掩饰这一瞬的无措。
陆玄指了指清心茶馆的门口,笑道:“请你吃茶。”
冯橙放下车窗帘,片刻后从马车中走出来。
“走吧。”恢复镇定的她对陆玄一笑。
二人并肩走进茶馆,迎来满脸堆笑的伙计来宝:“公子——”
陆玄示意他一边去,与冯橙一起上了二楼。
来宝蹲到墙角,怅然叹口气。
公子这是兔死狗烹,卸磨杀驴!
还是熟悉的雅间,二人相对而坐看着对方,一时没有开口。
那种陡然换了身份而产生的微妙陌生感,让两个年轻人生出一种难以描述的甜蜜。
以后冯橙就是他的未婚妻了,当初在荒郊野外救了她时还以为只是萍水相逢。
陆玄这么想着。
冯橙看着近在咫尺的少年,想得更远:曾经陆玄领了一串母猫到她面前晃时,她可没想过最后她相中了陆玄。
“陆玄(冯橙)——”二人同时开口。
冯橙笑了:“什么事?”
“你呢?”陆玄反问。
“就是喊喊你。”随着开口,那种微妙的局促悄然散去,冯橙笑盈盈道。
陆玄也跟着笑。
“那你喊我干什么?”
“哦,静心的死有了一些情况……”
听陆玄说着,冯橙默默啜了一口茶。
她还以为陆玄会对两人定亲的事说几句……
望着神色认真的少年,冯橙弯了弯唇角。
这样也好,她还想不出陆玄说甜腻腻情话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