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sck2好文筆的小说 黎明之劍 愛下- 第一百二十九章 正义的暗器 -p3wkV2

黎明之劍

小說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第一百二十九章 正义的暗器-p3

这货到底什么来头?!这说好的是个只有五级的邪教徒呢?这说好的万物终亡会都是法系德鲁伊呢?!
变异而晦涩的德鲁伊法术瞬间成型,一团蕴含着腐朽力量的灰绿色光球随之从黑袍邪教徒的长袍下面飞了出来,而高文已经完全锁定这个光球的轨迹,他压根不闪不避,而是在光球击中自己的瞬间撑起了骑士的护身灵气,并同时开启了冲锋!
黑红色的剑刃挥下,在空中爆发出一阵强光,在光芒之中,那剑刃骤然仿佛分裂成了无数道,一片剑光如同钢铁的暴雨般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而且每一道剑刃都带着一次威力强大的冲击波,在炽热的“钢铁风暴”冲击中,城堡的坚固地面如沙尘般粉碎、卷起,被冲击波裹挟着一同卷向那名已经完全失去了施法机会,也失去了格挡机会的邪教徒。
但他却没有时间疑惑,因为这个邪教徒已经躲过了最凶险的几次攻击,他正在重整态势,而一旦让这个魔武双修的家伙真的重整了态势说不定就不好办了。
逆天修魔 但终究是已经达到中阶的超凡强者,哪怕受了重伤,随身携带的护身法器以及本身肉.体上的强悍还是存在的,在结晶手雷爆炸的一瞬间,这名邪教徒身上有几处亮光一闪,他仅存的几样防护用品自动激活并抵挡了最致命的伤害,最终他的整条右臂都在爆炸中粉碎,但他剩下的身体却借着爆炸冲击猛地跃了出去,并眨眼间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黑红色的剑刃挥下,在空中爆发出一阵强光,在光芒之中,那剑刃骤然仿佛分裂成了无数道,一片剑光如同钢铁的暴雨般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而且每一道剑刃都带着一次威力强大的冲击波,在炽热的“钢铁风暴”冲击中,城堡的坚固地面如沙尘般粉碎、卷起,被冲击波裹挟着一同卷向那名已经完全失去了施法机会,也失去了格挡机会的邪教徒。
因为他本身就确实处于虚弱状态,确实没有真正传奇的实力——这方面压根不需要演技!
黑袍邪教徒的单手剑术高超到匪夷所思,而且高文很快就发现这真真是纯粹的剑术,并无一点属于骑士或战士的超凡力量存在——他每一剑都恰到好处,不论攻守都进退有度,完全依靠娴熟的技巧和战斗经验来抵挡着高文的攻势,没有护身灵气,也没有魔力灌注和超凡技能,他就凭一手剑术竟然抗到了现在!
低声咒骂一句,邪教徒把这小半截断剑收了起来,踉踉跄跄地走向前方,准备在那个可怕的对手反应过来之前赶紧逃离这个地方。
傾盡天下之三王爭 暮秋夜 几次连续抢攻,高文把对手逼到了角落,他决定不再琢磨对方的剑术是怎么回事,而是直接调动起体内的魔力,同时高高扬起开拓者之剑,释放了高阶骑士才会掌握的“钢铁风暴”。
皮特曼走了过来,弯腰捡起一块碎块,在手中慢慢碾碎,片刻之后他的脸色果然阴沉下来:“这是烧焦的树皮——堕落德鲁伊的邪术,那家伙跑了!”
高文不知道自己的演技是不是达标,但他认为那个邪教徒一定会上当。
但就在高文认为这个邪教徒会用身上携带的护身法器硬抗自己这一下斩击的时候,他却看到这家伙做出了一个他压根没想到的惊艳操作——
但他刚走了两步,便猛然抬起头,看着不远处的角落。
高文不知道自己的演技是不是达标,但他认为那个邪教徒一定会上当。
拜伦骑士站在那里,也正好抬头愣愣地看着从一丛藤蔓里钻出来、看起来身受重伤的邪教徒,两个人一时间面面相觑,谁都没反应过来。
但终究是已经达到中阶的超凡强者,哪怕受了重伤,随身携带的护身法器以及本身肉.体上的强悍还是存在的,在结晶手雷爆炸的一瞬间,这名邪教徒身上有几处亮光一闪,他仅存的几样防护用品自动激活并抵挡了最致命的伤害,最终他的整条右臂都在爆炸中粉碎,但他剩下的身体却借着爆炸冲击猛地跃了出去,并眨眼间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高文不知道自己的演技是不是达标,但他认为那个邪教徒一定会上当。
但他刚走了两步,便猛然抬起头,看着不远处的角落。
徒手抓炎爆,贴脸接火球,凸显的就是一个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龍意戰神 寵妻如命之王妃太囂張 洛檬萱 而拜伦骑士也瞬间反应过来,他向怀里一掏,摸出样东西摆弄一下便朝对手扔去:“吃我正义的暗器!”
片刻之后,大厅中还站着的寥寥几个腐化树人纷纷停下了动作,就像失去指令的机器人一样僵硬地垂下双臂,紧接着它们摇晃了几下,发出暗红色光芒的核心随之熄灭,那些早就失去生命的枯枝腐叶刷拉拉地落了一地:这些违背自然规律站起来的扭曲之物重新化作了它们原本的样子。
……
高文这边是冒了一脑门子问号,但和他对阵的邪教徒却已经苦不堪言:尽管凭借高超的剑术坚持了这么长时间,但位阶上的差距是难以忽视的,事实上这个黑袍人如果不是手握一把接受过赐福的单手剑,而只是拎着一根普通钢剑的话,恐怕开始战斗没几个回合他就要连人带剑被高文一块砍断了。
但就在高文认为这个邪教徒会用身上携带的护身法器硬抗自己这一下斩击的时候,他却看到这家伙做出了一个他压根没想到的惊艳操作——
对于清楚自己斤两的高文而言,假装战力不济要远比假装仍在七百年前的全盛期容易多了。
而拜伦骑士也瞬间反应过来,他向怀里一掏,摸出样东西摆弄一下便朝对手扔去:“吃我正义的暗器!”
毒妃傾城:王爺別囂張 琥珀从暗影形态跳了出来,一屁.股坐在地上使劲喘气:“呼……呼……真是累死我了……”
高文这边是冒了一脑门子问号,但和他对阵的邪教徒却已经苦不堪言:尽管凭借高超的剑术坚持了这么长时间,但位阶上的差距是难以忽视的,事实上这个黑袍人如果不是手握一把接受过赐福的单手剑,而只是拎着一根普通钢剑的话,恐怕开始战斗没几个回合他就要连人带剑被高文一块砍断了。
拜伦清清楚楚地看到,这个邪教徒最后时刻是反应过来了的——结晶手雷这玩意儿爆炸之前完全是机械运转,里面确实没有魔法反应,但储能水晶的魔力气息仔细感知一下还是能感知到的,一个中阶的超凡强者在产生警惕之后当然会意识到这东西不对劲,然而他的反应还是慢了一点,尽管他已经把手雷往外扔,而且身上浮动起了护身法术的光辉,可是符文扳机已经按下,起爆法阵启动了。
然而高文却没有多少高兴的神色,他皱着眉来到那个大洞旁,低头看着邪教徒粉身碎骨之后留下的那些焦黑碎片——由于开拓者之剑蕴含的惊人热量,这些残骸都已经严重碳化,完全看不出血肉痕迹来了:“不太对……我总觉得最后不太对……”
一阵岩石粉碎的巨响中,城堡坚固的巨石墙垒被破开一个大洞,冲击波一直冲到外面的夜幕中才终于渐渐消散。
高文这边是冒了一脑门子问号,但和他对阵的邪教徒却已经苦不堪言:尽管凭借高超的剑术坚持了这么长时间,但位阶上的差距是难以忽视的,事实上这个黑袍人如果不是手握一把接受过赐福的单手剑,而只是拎着一根普通钢剑的话,恐怕开始战斗没几个回合他就要连人带剑被高文一块砍断了。
高文追了上去,开拓者之剑就仿佛一柄血色的光刃般连续劈砍,在空气中留下一道又一道扭曲的高热弧线,而邪教徒则挥舞着单手剑勉力支撑,让高文更加惊掉下巴的事情发生了——这个一身黑的家伙竟然硬生生凭着极端精妙的剑术暂时和自己打了个平分秋色!
但他却没有时间疑惑,因为这个邪教徒已经躲过了最凶险的几次攻击,他正在重整态势,而一旦让这个魔武双修的家伙真的重整了态势说不定就不好办了。
低声咒骂一句,邪教徒把这小半截断剑收了起来,踉踉跄跄地走向前方,准备在那个可怕的对手反应过来之前赶紧逃离这个地方。
但就在高文认为这个邪教徒会用身上携带的护身法器硬抗自己这一下斩击的时候,他却看到这家伙做出了一个他压根没想到的惊艳操作——
黑袍邪教徒的单手剑术高超到匪夷所思,而且高文很快就发现这真真是纯粹的剑术,并无一点属于骑士或战士的超凡力量存在——他每一剑都恰到好处,不论攻守都进退有度,完全依靠娴熟的技巧和战斗经验来抵挡着高文的攻势,没有护身灵气,也没有魔力灌注和超凡技能,他就凭一手剑术竟然抗到了现在!
这货到底什么来头?!这说好的是个只有五级的邪教徒呢?这说好的万物终亡会都是法系德鲁伊呢?!
他的右手还拎着那把“单手剑”,然而现在这价值不菲的超凡武装已经只剩下小半截了。
这黑袍人猛然后撤半步躲开下劈,紧接着一个铁板桥险而又险地躲过了高文紧接着的一击横斩,随后间不容发地原地翻滚,单手撑着旋转起身,并在起身的同时另一只手探向腰间,唰一下子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单手剑,“哐”一声格挡了高文的第三次追击!
黑红色的剑刃挥下,在空中爆发出一阵强光,在光芒之中,那剑刃骤然仿佛分裂成了无数道,一片剑光如同钢铁的暴雨般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而且每一道剑刃都带着一次威力强大的冲击波,在炽热的“钢铁风暴”冲击中,城堡的坚固地面如沙尘般粉碎、卷起,被冲击波裹挟着一同卷向那名已经完全失去了施法机会,也失去了格挡机会的邪教徒。
但终究是已经达到中阶的超凡强者,哪怕受了重伤,随身携带的护身法器以及本身肉.体上的强悍还是存在的,在结晶手雷爆炸的一瞬间,这名邪教徒身上有几处亮光一闪,他仅存的几样防护用品自动激活并抵挡了最致命的伤害,最终他的整条右臂都在爆炸中粉碎,但他剩下的身体却借着爆炸冲击猛地跃了出去,并眨眼间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
黑袍邪教徒的单手剑术高超到匪夷所思,而且高文很快就发现这真真是纯粹的剑术,并无一点属于骑士或战士的超凡力量存在——他每一剑都恰到好处,不论攻守都进退有度,完全依靠娴熟的技巧和战斗经验来抵挡着高文的攻势,没有护身灵气,也没有魔力灌注和超凡技能,他就凭一手剑术竟然抗到了现在!
但他却没有时间疑惑,因为这个邪教徒已经躲过了最凶险的几次攻击,他正在重整态势,而一旦让这个魔武双修的家伙真的重整了态势说不定就不好办了。
拜伦清清楚楚地看到,这个邪教徒最后时刻是反应过来了的——结晶手雷这玩意儿爆炸之前完全是机械运转,里面确实没有魔法反应,但储能水晶的魔力气息仔细感知一下还是能感知到的,一个中阶的超凡强者在产生警惕之后当然会意识到这东西不对劲,然而他的反应还是慢了一点,尽管他已经把手雷往外扔,而且身上浮动起了护身法术的光辉,可是符文扳机已经按下,起爆法阵启动了。
这一刻高文眼珠子都快瞪下来了。
在这个世界,竟然还有这种不掺超凡力量,单纯锤炼技艺积累经验的武者?那这家伙的德鲁伊法术又是怎么回事?还是说万物终亡会有什么不为人所知的职业体系?
高文不知道自己的演技是不是达标,但他认为那个邪教徒一定会上当。
堂堂正正的骑士,就是扔暗器也要喊出来的。
拜伦清清楚楚地看到,这个邪教徒最后时刻是反应过来了的——结晶手雷这玩意儿爆炸之前完全是机械运转,里面确实没有魔法反应,但储能水晶的魔力气息仔细感知一下还是能感知到的,一个中阶的超凡强者在产生警惕之后当然会意识到这东西不对劲,然而他的反应还是慢了一点,尽管他已经把手雷往外扔,而且身上浮动起了护身法术的光辉,可是符文扳机已经按下,起爆法阵启动了。
片刻之后,大厅中还站着的寥寥几个腐化树人纷纷停下了动作,就像失去指令的机器人一样僵硬地垂下双臂,紧接着它们摇晃了几下,发出暗红色光芒的核心随之熄灭,那些早就失去生命的枯枝腐叶刷拉拉地落了一地:这些违背自然规律站起来的扭曲之物重新化作了它们原本的样子。
这货到底什么来头?!这说好的是个只有五级的邪教徒呢?这说好的万物终亡会都是法系德鲁伊呢?!
但愣神只持续了眨眼间,邪教徒很快便醒过神来,并抬手指向眼前这个不知为何活了下来的骑士,拼着大脑的刺痛开始强行念咒,准备解决掉这个拦路者。
那邪教徒显然愣了一下,然而他已经落入这个圈套:就和任何施法职业一样,德鲁伊法术施法之后也是有魔力缓冲的,在前一个魔法失效之后,他的精神海正在动荡不休,此时此刻面对朝着自己冲锋的骑士,他是连一个最简单的护身法术都施展不出来。
但就在高文认为这个邪教徒会用身上携带的护身法器硬抗自己这一下斩击的时候,他却看到这家伙做出了一个他压根没想到的惊艳操作——
徒手抓炎爆,贴脸接火球,凸显的就是一个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黑红色的剑刃挥下,在空中爆发出一阵强光,在光芒之中,那剑刃骤然仿佛分裂成了无数道,一片剑光如同钢铁的暴雨般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而且每一道剑刃都带着一次威力强大的冲击波,在炽热的“钢铁风暴”冲击中,城堡的坚固地面如沙尘般粉碎、卷起,被冲击波裹挟着一同卷向那名已经完全失去了施法机会,也失去了格挡机会的邪教徒。
噬戰蒼穹 碎紅顏 “你太高看自己了,”邪教徒抓着拜伦扔过来的投掷物,他没有从这东西上感知到一点毒性或正在运转的魔法气息,所以丝毫没有担心,“也好,就用你来补充我的生命……嗯?”
那个黑袍的身影似乎也放弃了抵抗,他直愣愣地站着,一直到钢铁风暴的剑刃与冲击波将他和周围的石头一同搅成碎片,并随着那趋势不减的冲击波继续冲向议事厅的墙壁。
拜伦清清楚楚地看到,这个邪教徒最后时刻是反应过来了的——结晶手雷这玩意儿爆炸之前完全是机械运转,里面确实没有魔法反应,但储能水晶的魔力气息仔细感知一下还是能感知到的,一个中阶的超凡强者在产生警惕之后当然会意识到这东西不对劲,然而他的反应还是慢了一点,尽管他已经把手雷往外扔,而且身上浮动起了护身法术的光辉,可是符文扳机已经按下,起爆法阵启动了。
但他却没有时间疑惑,因为这个邪教徒已经躲过了最凶险的几次攻击,他正在重整态势,而一旦让这个魔武双修的家伙真的重整了态势说不定就不好办了。
拜伦骑士站在那里,也正好抬头愣愣地看着从一丛藤蔓里钻出来、看起来身受重伤的邪教徒,两个人一时间面面相觑,谁都没反应过来。
高文追了上去,开拓者之剑就仿佛一柄血色的光刃般连续劈砍,在空气中留下一道又一道扭曲的高热弧线,而邪教徒则挥舞着单手剑勉力支撑,让高文更加惊掉下巴的事情发生了——这个一身黑的家伙竟然硬生生凭着极端精妙的剑术暂时和自己打了个平分秋色!
黑袍邪教徒的单手剑术高超到匪夷所思,而且高文很快就发现这真真是纯粹的剑术,并无一点属于骑士或战士的超凡力量存在——他每一剑都恰到好处,不论攻守都进退有度,完全依靠娴熟的技巧和战斗经验来抵挡着高文的攻势,没有护身灵气,也没有魔力灌注和超凡技能,他就凭一手剑术竟然抗到了现在!
在这个世界,竟然还有这种不掺超凡力量,单纯锤炼技艺积累经验的武者?那这家伙的德鲁伊法术又是怎么回事?还是说万物终亡会有什么不为人所知的职业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