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远处的许巍与鲁泽荫面上神色已经有些严肃。
那些观战的武将也神情有些复杂。
江可之前的战法可圈可点。
但这一会,与金丹修士纠缠,丢了主阵地,已经是一件极为丢脸之事。
相公
战场之上,四百余兵卒被围歼,领军大将是要被问责的。
不过这是在校场上演练,若是真的在战场,四百军卒,怎么也能拼杀大半的新军才是。
但不管怎么说,败了就是败了。
那怕江可能战胜那金丹修行者,也无法挽回主阵失败的事实。
何况,按照此时的战况来说,谁胜谁败,还真不好说。
“杀——”
朱广生领着身后的军卒列成阵势,沿着土墙游走,却并不往江可那边战场去。
但他们这边的声势之恢弘,已经将那边震动。
江可将长枪收回,气急败坏的看向土墙背后的气血烟柱。
他略一犹豫,长枪一摆道:“随我杀——”
他不知道那四百军卒已经败了,还准备去救援。
“嗨,糊涂!”
鲁泽荫一拍拳头,恨声道。
“这战法,有些东西。”
许巍虽然也是面上不悦,但还是中肯的点点头。
朱广生能在这等时候不第一时间赶到战场,很明显是之前已经商量好的。
包括放着那边已经所剩无几的韩千山部不去救援,都是算计的一部分。
韩千山那边若不是有一道道土墙做障碍,怕是早已被围杀干净。
“这是有心算无心,给我们前军一个下马威啊……”
一位前军武将攥着拳头低吼道。
这等一层层算计,若说之前没有设计好,谁也不信。
众武将相互看一眼,目中有些庆幸,又有些恼怒。
庆幸这新军没有第一个找上自己,否则,丢人的怕就是自己了。
恼怒的是这些新军,竟然敢这么挑衅。
“轰——”
战场之上,一声轰鸣。
一位身穿黑色武士服的老者与两位金丹境修行者在一处角落战了起来。
本来这老者一人牵制两位金丹,相互之间倒是平和。
甚至还低声聊了两句。
特别是战场上明显江可占优势时候,老者更是得意。
只是不到一会,战场上形势大变,他也不得不向江可靠拢。
这般一来,那两位金丹修行者就不愿意了,出手将他阻拦住。
他们的打斗将一堆土墙震碎,让江可那一部军卒看到战场上的情形。
他们面前,是严阵以待的军阵。
江可看到朱广生引着大军化为黑色战刀迎头而来,不由心中一沉。
完了。
他勉力抬头,手中长枪挥出。
“当——”
这一声响,四野震动。
朱广生连连后退,江可也是退了几步。
“再来——”
朱广生大喝一声,身后军卒气势不断升腾。
“嗡——”
他手中的长刀化为五丈银色战刀,刀上的锋刃闪烁寒芒。
“这些家伙,竟是拿我前军来磨刀!”
鲁泽荫话是这么说,但看向朱广生那边的眼神,越发明亮起来。
这朱广生可是一块璞玉啊!
这一营兵马,若是再磨砺一番,定能有大用。
“轰——”
朱广生再次挥刀,江可咬牙迎上,却被一刀劈飞。
“此战就此结束,昌宁新军,胜!”
周升的声音传来,让那些战场上的前军咬牙挥拳,不甘心的怒吼。
那些新军则是再压制不住心头的喜悦,欢呼声震天而起。
朱广生向着对面的江可一抱拳,然后便往韩千山那边走去。
“多谢了。”
看到满身战甲粉碎的韩千山,朱广生抱拳道。
“军阵之中,本该拼命,何来谢字一说?”
说完,他咧开嘴,将一口血沫吐出,笑着道:“等会看了兵书,记得抄录一份与我。”
朱广生点点头。
若是真的战场,韩千山这一部怕是无一生还。
以一部之性命,来换取一场大胜,这就是战场。
谁都有可能成为最后的赢家,但谁都有可能成为被牺牲的这一部。
最终,还是要看自己有怎样的价值,值不值得被放弃。
一时间,朱广生有些明悟。
“嗡——”
他身上一道血色烟柱一闪而逝。
“临阵突破?”
对面站着的冯阳一惊,低呼道。
沙尘暴
朱广生竟是心有所悟,在战场之上突破修为,达到了筑基二层。
“好,此子果然可堪造就。”
鲁泽荫低声道。
远处的韩啸面上露出一丝笑意来。
总算没有白费他的一番苦心。
——————
当天晚上,前军大营那边悄无声息,书院茅屋这边倒是热情满满。
那些建功的军卒自然开心。
不但有奖赏,还能得到磨炼。
朱广生等人则是聚在一起,开始谋划明日之局。
“明日这一战,怕是不好打了。”
一位挂着百夫长衔的年轻武者低声道。
他是炼气九层修为,昌宁城中精英,如今在军中历练。
今日一战,他跟在韩千山身后,也是出了大力的。
“当然,那些前军若是论战力,一人可顶我们三五人。”
另一位武者鼻青脸肿,说话瓮声瓮气的。
他今日也被打的厉害,被判了战没。
其他人也是微微点头。
虽然今日一战胜了,但那是算计之功,并不是新军就比前军强大。
反过来,前军之强,才是有目共睹。
若是阵战,冯阳那两百余军,就能将新军全歼。
“韩师兄说过,要知己知彼然后再算胜负,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全力增加我们的赢面。”
高安丘看一眼周围人,又道:“若是实在无法胜,那就算如何不败。”
“若是连不败都做不到,那就算如何不惨败。”
他说完,笑着坐下。
如何算不败,如何算不惨败。
“明日是否能再多请几位金丹大修出手?”
有人出声。
没有人吭声。
这种事情,不是他们自己能安排的了的。
“十六弟的意思,金丹大修可以安排,但却不能超过一营兵马该有的配制。”
朱广生说道。
今日战场局面其实大家也是看到,金丹境要是真的大打出手,那些低阶的军卒根本没有生还可能。
所以来说,并不是金丹境多就是好事。
狩猎传说
“一营兵马可以配多少金丹强者?”
有人不甘心的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