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警探长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麻药给补完了吗?”一个中年渔民问道。
“三个小时之前就补完了哥…”一个小年轻东张西望。
“嗯,一定得双保险才行。”中年渔民看了看船里的GPS,叹气道:“这趟活真的不该接,惹了大麻烦了,钓鱼山那边的岛链是绝对过不去了,还好我一直就在往南走。”
“这个得听你的。”一个戴着墨镜的男子过来说道:“我也没想到搞得这么大。”
“近海的桁杆拖虾、笼壶、刺网、围网渔船一般不会超过200海里,但是这是前些年,这些年跑到300海里的也有一些,但是再远一点的就得是远洋船了,咱们的船跑1500海里倒是没问题,但是现在都要求共享AIS,麻烦大得很。”船老大过来说道。
“没事,这种管制不会太久的。”渔民道:“小型船没安装这玩意的有的是,大海这么大,还真能谁都过来看看咱们?咱就不开。”
“给你们这么多钱,到这一步了,就别废话了,真要是现在出事了,也是我们几个最倒霉,你们好好开船,钱绝对少补了你们的。”一名青年男子过来说道,赫然正是真张左。

其实很多事,白松自己都不清楚。
一等功,哪里有那么容易拿呢?
有很多警察都是牺牲了才被追授这样的荣誉,而白松居然拿了两个,第二个更是来自于姜队那边。
他没有想太多,当然最主要还是由于保密。
可是,从功劳上来说,白松一定是做了一件大事。
这种事,对方真的会善罢甘休吗?这自然是否定的。
这一次袭击,从一开始,就是冲着白松来的!不仅仅是张彻、张左那边的人,还有真张左自己推动。他爸被抓,他已经很久没有收到家里送来的钱了。而这次行动,他获得了一大笔的资助!
当然,也不仅仅如此,真张左等人也算是搭了个顺风车。
凶猛的野兽
这是两拨人,一波人是负责跨境走私人口的,另一波是真张左这一批人。

白松现在陷入了昏迷,整个人都进入了深层睡眠。
人在被麻醉后,很难会做梦或者思考,即便是做了梦,醒来后也会瞬间遗忘掉。也只有到了接近苏醒的时候,有的梦才能被记住一点。

船上。
“这几个人为什么不直接弄死呢?”小年轻跟张左问道:“电影里,反派都死于话多、死于犹豫。”
“这是刀。”张左拿起一块布,从拥挤的船舱架子上拿出来一把做菜的刀:“你有勇气你来。”
“额…”小年轻停顿了一下,身体微微颤了一下:“那还是算…”
过了仅仅十秒,小年轻接着道:“不过,您给我100万,我就敢!”
“行,我许你100万。”张左点了点头。
小年轻被噎住了。
他虽然不算聪明,但是不是蠢蛋。
如果顺利的话,一天到三天之后,这条船就会进入公海区域,到时候会制造一起沉船事故,这艘船将被抛弃掉,船上所有陷入昏迷的人都将被沉入大海。
届时,也是杀人,为什么现在非得留活口呢?
小年轻闷闷不乐地走了。
船不算大,长只有三十多米,船舱里非常窄,人和人错身时必须侧身,小年轻绕开了这个舱室,去了船后方,这边有他的一个大哥。
“哥,那家伙说,现在把人给攮死,给我100万,我觉得他在骗我。”小年轻哼唧道。
“什么情况?你跟我说说具体情况?”有些沧桑的这个男子问道。
小年轻跟着沧桑男出来混了好几年了,沧桑男是从监狱里出来的,小年轻算是跟他混的。除了他之外,这船上还有两个人,也都是跟着沧桑男混的。他们四个人平日里就在这个码头附近转悠,挣点闲钱。
说完之后,沧桑男敲了一下小年轻的头:“你看到这大海,你想跳吗?”
“当然不想!”小年轻往后退了半步,但是对于被打了一下头的事情毫不在意,显然是习以为常。
“你能保证我们两天后就离开东海或者南海,进入公海吗?”沧桑男问道。
“我…”小年轻好像明白了什么,但是还是没有听懂具体啥意思。
“做事别做绝了,要是明天到了公海,怎么都行”,沧桑男看了看东方,接着转头看了看西方:“但是如果今天、明天,或者五分钟后,我们被警察抓了,我们现在最多算是个绑架,到哪说也罪不至死,像咱们这种帮忙的,大不了蹲几年大狱。你要是现在就把人全攮死,你几个脑袋?”
“卧槽,这混蛋!”小年轻看向船舱的位置,咬牙切齿。
谁都不敢肯定能出去,所以都知道做人留一线,也是给自己留条后路。
大海很大,不好抓他们这是肯定的,但是一旦抓到了,那根本不可能跑得掉。
小年轻越想越气,就去别的地方和那两个年轻人聊这个事情去了。他摸了摸头,刚刚那一下没白挨,还是大哥聪明!
“永仁,我这么跟你说吧,以后咱们确实是得听齐哥的,今天要不是齐哥,我一冲动,真是可能就出事了。”小年轻拍了拍其中一个哥们的肩膀。
“他说的也对也不对”,被唤作“永仁”的男子四望了一番:“你说,这茫茫大海,我们被警察找到的机会有多大?”
“很低吧?大海这么大,咱们这边唯一的对外通讯还不走公共信道。”小年轻道。
“所以啊,这些人必死无疑,但是你现在提前把事做了,你一个人多拿100万。”永仁道:“赚大钱哪有不扛风险的?”
“别听他的”,另一个人说道:“那边能出100万,你没有齐哥,你也拿不到这钱。”
“这倒是。”永仁点了点头:“反正我不敢干。”
“靠,你不敢干你这么跟我说!”小年轻锤了永仁一拳:“我差点被你说动了,不过,我还是听齐哥的。赚大钱的机会以后有的是,我还年轻,不着急。”
“我说的不也是为你好?”永仁被打了一拳生气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危险?哼,反正啊,你琢磨吧,你要是胆大,我不拦着你,胆小,我也支持你。”
小年轻再次患得患失起来。
(今晚保底3更,具体情况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