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卫府所在的街道冷清无比,秦逍骑马带着秋娘到得卫府的时候,大门紧闭。
秋娘过去叫开了门,府里的看门人自然认识秋娘,叹道:“顾娘子来了?夫人的情况愈发不好了,你来了正好,赶紧瞧瞧夫人。”
秦逍拴好马,已经跟过来,秋娘按照事先秦逍的嘱咐向看门人道:“这是我找寻的一位高人,颇通医术,看看是否能帮帮慧姐姐。”
看门人见秦逍年纪轻轻,心想府里请了不少经验丰富的大夫都毫无用处,这一个年轻人又能有什么手段?
但他对秋娘显然还是十分信任,请了二人进府。
“卫大人可在府里?”秋娘问道。
看门人摇头道:“老爷先前刚刚出府,咱们做下人的也不敢询问去了哪里。”
秋娘也不多问,她对卫府显然十分熟悉,领着秦逍往东院过去,秦逍跟在身后,只觉得卫府一片冷清,还真有一股子阴森气氛。
“顾娘子!”忽听一个声音传过来。
沧澜浮生 余浮白
秦逍循声看去,只见一个半百老头儿正往这边过来,秋娘见到来人,行了一礼道:“卫大叔!”向秦逍介绍道:“这是卫府管家,卫大叔是卫寺丞的族叔,一直打理府中大小事情。”
秦逍拱手行礼,卫管家疑惑道:“这位是?”
“慧姐姐身体不好,我找到了一位大夫。”秋娘硬着头皮道:“他得到高人传授医术,所以我请来为慧姐姐瞧瞧。”
“顾娘子有心了。”卫管家叹了口气:“前天晚上下了大雨,夫人又受了惊,从前天晚上到今天,粒米未进,连水也没有饮一口,这样下去,实在是…..!”神情黯然,苦笑摇摇头。
秋娘惊道:“两天水米未进?这….这怎么行?”
“实在是没法子。”卫管家道:“老爷亲自端着米水去喂都不成。顾娘子,你看看能不能帮着让夫人吃点东西,哪怕喝几口水也成,否则这身体是撑不住的。”
“好,我来给慧姐姐喂饭。”秋娘立刻点头。
秦逍忽然问道:“卫大叔,你说夫人前天晚上受惊,是不是……又出现了?”
卫管家看向秋娘,目光带着询问之色,虽然没有开口,但秋娘明白他意思,微点螓首,卫管家这才轻叹道:“又出现了。前天下大雨,老爷陪在夫人身边,夫人半夜忽然叫起来,一直喊叫莲翠又出来了,可是老爷并无瞧见。”
“如此说来,莲翠的怨灵只有夫人能看见,其他人都瞧不见?”秦逍问道。
卫管家想了一下,才道:“倒也不是这样说。大伙儿确实没人见过莲翠的怨灵,不过…..府里最近常有怪事发生,有几个人都说半夜听到有人唱曲,声音像是莲翠,而且那首曲儿也是莲翠生前最喜欢哼唱的曲子…..!”顿了一顿,才继续道:“那唱曲的声音时不时地响起来,府里也有几个胆大的,凑在一起循着声音找过去,可是一靠近,声音就没了。除此之外,还有人半夜三更看到半空中有鬼影飘过,一身白衣,诡异得很…..!”
秋娘眉宇间也是带着一丝恐惧,秦逍却是皱着眉头,也不多问。
卫夫人住在府里的东院,卫管家领着二人到了东院,瞧见屋里点着灯火,亮如白昼,若是平常,秦逍身为男子,当然不能进入夫人的闺房,不过今次是打着看病的旗号过来。
卫管家推开门,屋里点着数盏油灯,甚至在角落处还挂着灯笼。
一名丫鬟在房里伺候,见到有人进来,立刻迎上来,向秋娘行礼道:“顾姐姐。”
秋娘向秦逍道:“这是在慧姐姐身边伺候的含香。”
秦逍向丫鬟含香点点头,含香自然不识秦逍,有些疑惑,却也不敢多问。
“含香,你去厨房将饭菜取过来。”卫管家吩咐道。
含香立刻退了下去,秦逍却是跟着秋娘绕过屏风,抬眼瞧过去,只见床角处蜷缩着一名妇人,用锦被裹着身子,发髻有些凌乱,脸如白纸,毫无血色,人若枯槁,瘦弱不堪。
这妇人双目呆滞,怔怔看着一盏油灯,秋娘靠近过去,那妇人亦是毫无察觉。
秦逍看在眼里,便知道这妇人应该就是慧姐姐了。
卫夫人的情况,比秦逍想象的还要严重。
“慧姐姐。”秋娘眼圈一红,走到床边,伸手过去,卫夫人毫无察觉,只等到秋娘一只手过去抚在卫夫人头发上,卫夫人才惊恐地大叫一声,向后缩过去,秋娘急忙道:“别怕,别怕,是我,慧姐姐,我是晚秋,我是你妹子晚秋啊。”
秦逍知道,晚秋是秋娘在宫里的名字。
卫夫人听到“晚秋”二字,呆了一下,看着秋娘,脸上惊恐之色缓缓褪去,忽然抬手,一把抓住秋娘的手,哀声道:“晚秋,救我,我…..我要死了,我…..我害怕,她一直在这附近,她…..她要向我索命…..!”瘦弱的身体瑟瑟发抖。
秋娘声音哽咽:“别怕,我在你身边,有我在,谁也不能伤害你。”
“她要向我索命……!”卫夫人神情呆滞,喃喃道:“是我对不住她,是我对不住她…..!”
“你看夫人这样,该如何诊治?”卫管家叹了口气,看向秦逍。
秦逍声称擅长医术,倒也不是无的放矢,他在甲字监学了一些简单的医术,却也知道卫夫人变成如今的样子,并非是因为真的患了什么身体疾病,完全是因为精神上的恐惧而导致。
限量爱妻 语瓷
但这样的精神疾病,有时候甚至比身体疾病更要人命。
“夫人因为受惊,必然导致气血不畅。”秦逍道:“看夫人的脸色,恐怕肝脏都因为受到惊吓而受损。”
卫管家微点头道:“之前的大夫也都是这样说,所以开了药方,都是调养气血的药材,夫人也服用过不少,没什么太大用处。”他说的平和,但话中有话,分明是说秦逍看出的问题之前的大夫全都说过,秦逍也并无什么特别之处。
“夫人是心病,还需心药医。”秦逍平静道。
卫管家立刻问道:“这心药又是什么?”
“卫大叔,听说那个叫莲翠的丫鬟是投进而亡?”秦逍不答反问。
卫管家点点头,秦逍想了一下,才道:“能否带我去那口水井看看?”
“看水井?”卫管家皱起眉头,“这看病与水井有什么干系?”
“我说过,心病以心药医。”秦逍道:“要找到心药,自然要从这件事情的起因开始找寻。”见到秋娘握着卫夫人的手低声劝慰,向卫管家使了个眼色,卫管家犹豫一下,两人出了房,到外面廊下,秦逍才继续道:“夫人受惊全都是因为莲翠的怨灵,而莲翠是投井而亡,所以那口井也算是事情的起因,如果能过去看看,或许我能想出法子来。”
诸 天 最 强 学院
卫管家显出狐疑之色,微一沉吟,忽然问道:“不知你是跟随哪位杏林高手学医?”
“家师是闲云野鹤,名气不是很大,但医术还算不弱。”秦逍早就想好对辞,淡定自若:“卫大叔放心,我此番前来,确实是想略尽绵力,无论能否帮助夫人治病,都是分文不取,绝不是过来招摇撞骗。”
秦逍说得如此直率,倒是让卫管家有些尴尬,讪讪一笑,道:“出事之后,那口井就被封了。你若实在要看,我带你过去。”
卫府有两口水井,一口在厨房边上,另一口则是在西院后面。
“这口水井是用来清洗衣物之用。”来到西院后面水井边,卫管家才道:“府里专门有两名仆妇为老爷夫人清洗衣物,所以这口井她们用的多。”
这是西院后面一处极小的院落,院子里还有晾晒衣物的晾绳,水井边上有一棵老槐树,夜色之中,院内冷清异常,那口水井也已经用巨石封了井口。
“莲翠当时的住处,离这里有多远?”秦逍问道。
卫管家皱起眉头,却还是道:“莲翠是伺候夫人的丫鬟,住在东院后面的小院子里,离这里有些距离。”
“她住的地方,离厨房近一些,还是离这边近?”
“自然是离厨房近一些。”卫管家道:“从东院到这边,要穿过中庭,倒是从她的住处往后去,直接就能到厨房了。怎么,这有什么问题?”
“没有。”秦逍微微一笑,继续道:“听说莲翠是因为打碎了一只花瓶,被夫人说了两句,所以心中负气,这才投井而亡?”
卫管家叹了口气道:“夫人性情很好,平日里对下人都是和颜悦色,只因那只花瓶是夫人最喜欢的物件,被莲翠打碎,夫人才随口骂了两句,谁能想到莲翠会因此而轻生。”
“莲翠入府多久了?”
“到她投井之前,差不多快四年了。”卫管家道:“一开始入府只是做些杂活,但她手脚麻利,而且十分机灵,入府不到一年,就被夫人调到身边伺候。”
秦逍微微颔首,若有所思。
“你说要找寻心药,现在可有法子?”卫管家看着秦逍问道。
秦逍看了看水井,叹道:“本来以为能找到一些开解夫人的心药,不过这里没什么特别,一时之间,我还真没有什么好法子。”
卫管家似乎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淡淡道:“这也怪不得你。莲翠的怨灵作祟,夫人受她纠缠,连之前请的道士也无能为力,寻常的大夫,更不能想出什么好法子了。”
“卫大叔说的是。”秦逍叹道:“怨灵作祟,只能请人降妖捉鬼,我们这种大夫,还真是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