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壽已欠費
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阳寿已欠费
雀仙对李闻说道:“这个李闸怎么搞的?我怎么感觉他像是专程来挑拨离间似的。“
李李闻嗯了一声,笑呵呵地说道:“连你都看出来了,看来这家伙挑拨离间的手法不是很高明啊。“
雀仙翻了翻白眼,说道:“有病吧你?吃饱了撑的吗?“
李闻感慨的说道:“你这人运气真好,你也就是遇见我了,要是换成别的大能,早就把你杀了。“
雀仙说道:“别的大能也像你一样嘴贱吗?“
李闻想了想,点头说道:“你这话也有道理。“
雀仙一脸惋惜地说道:“李闸多好的人啊,离开之前的一个小时里,还在扶着老太太过马路呢。怎么段短时间内,竟然变成了这样?“
李闻说道:“这个人不是李闸。“
雀仙一脸震惊的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闻说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雀仙摇了摇头:“这不可能,很多人都看过了,包括研究所的人,用最新的仪器检测过了,这家伙就是李闸没错。”
“他的气息和魂魄都对,和李闸一模一样。当初李闸去探查那片云的时候,曾经留下了自己的魂魄样本,研究所的人特地比对了的。”
李闻呵呵笑了一声,对雀仙说道:“真正的高手想要做一个一模一样的魂魄,太容易了。你相信我,这个李闸绝对是假的。”
雀仙沉默了。
良久之后,他问李闻:“如果这个李闸是假的……那会怎么样?”
李闻摊了摊手:“还能怎么样?对方弄来一个假李闸,目的不是很明显吗?就是要挑拨离间,让我们自相残杀。”
“这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可以了。我们完全可以将计就计,从这个假李闸身上,得到一些秘密。”
雀仙说道:“一个假李闸,能得到什么秘密?”
李闻笑了笑,对雀仙说道:“首先,李闸是那片云派来打探人间消息的。这样一来,他就必然要和那片云互相交流,传递信息。”
“如果我们掌握了他们传递信息的途径,不就可以在其中做文章了吗?”
雀仙缓缓的点了点头:“有道理。”
李闻又说道:“其次,李闸是假的没错,我们就不可以做一个假的了吗。”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我们做了假李闸之后,第一步可以探听那片云的消息,知道他们的联络渠道。第二步,可以打入那片云内部,也许能里应外合,对付那片云。”
雀仙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李闻对雀仙说道:“这样吧,反正我正在找人做这件事,正好遇见你了,这件事就由你来办吧。”
雀仙:“……”
她一脸无奈的对李闻说道:“我不行啊,我办不了这件事。我不知道怎么制造一个假李闸,我也不知道怎么打探他们的联络渠道。”
李闻惊奇的看着雀仙:“你这么废物的吗?”
雀仙恼怒的看着李闻,忽然来了一句:“你会生孩子吗?”
李闻:“不会啊。”
雀仙冷哼了一声:“真是废物。”
李闻:“……”
这都哪跟哪啊,这都挨得上吗?
雀仙走了,而李闻开始谋划着怎么利用假李闸,获得一些消息。
“吴兄,你的研究进行的怎么样了?知道李闸到底是什么东西了吗?”李闻向内心世界的吴能问道。
吴能说道:“到目前为止,我还不知道李闸是什么。这家伙太像是李闸了。简直就是李闸的魂魄衍生出来的。”
李闻嗯了一声:“也许这家伙就是李闸本人的魂魄培养出来的。”
李闻想了想,将自己的魂魄分出来了一缕,转化成了李闸的气息,然后悄悄地投放到了人世间。
这一缕魂魄,想要骗过那片云应该不容易,李闻的一缕魂魄极力的模仿着李闸的气息。
他没有直接和李闸的身体混合,而是在世上飘飘荡荡。
在飘荡的过程中,李闻遇到了很多李闸的残魂。李闻顺其自然。
当有残魂要和他混合的时候,他就混合,当没有残魂和他混合的时候,他就飘着。
在这过程中,李闻一直仔细的观察着李闸的残魂。
渐渐地,李闻和一些残魂融合了,在李闻自己看来,他和周围的残魂没有任何区别。
不知道李闸能不能感应到,也不知道那片云能不能感应到。
这些残魂在世上随风飘荡,看起来没有目的性,但是李闻注意到,它所走得路线没有重复的。
也就是说,这片云一直在偷偷的探查人间。
李闻忽然有一种感觉,那片云是不是太重视人间了?
是人间真的足够不同,还是因为自己太强大了,让那片云心生忌惮?
李闻笑着摇了摇头,第二种想法,实在是太自恋了。
紧接着,李闻发现了一个问题。
李闸游荡的时候,一直有意无意的避开了地仙所在的地方。
“这是为什么?难道地仙是幕后大佬?看起来不像啊。”
“又或者说,地仙的因果树,让李闸有些忌惮?”
李闻觉得第二种可能性比较大。他觉得应该认真研究一下因果树。
然而,还没等李闻来得及研究,忽然耳边传来了一个声音:“哈哈,这次可抓到你了。”
李闻一扭头,看见是雀仙。
雀仙正带着一群修行人,用一种特殊的工具抓捕魂魄。
李闻:“……”
怎么哪都有这家伙?
雀仙咋咋呼呼的说道:“来来来,把李闸请回去,他可是我们人间的大功臣,劳苦功高,德高望重,绝对不能让他走了。”
雀仙嘴上说的客气,手上已经被李闸的残魂五花大绑了。
她就差没有把知道李闸是假的写在脸上了。
李闻有点后悔,觉得让雀仙干这件事是不是错了。
还好雀仙一直没有说什么,李闸未必注意得到。
那片云又不是人见人,未必能注意到人间的弯弯绕。
然后,李闻被送到了雀仙的实验室,那里堆满了李闸的魂魄,像是一个库房。
每一片魂魄上面都贴着标签。
李闻有点纳闷,不知道雀仙这是在搞什么。
而今天雀仙有客人,正是研究所的人。
这些人同样好奇的问雀仙:“你这是在搞什么?”
雀仙笑眯眯的看着研究所的人,尤其是看着人群中的林妩。
她有些自豪的说道:“我们通过实践得出来一个结论。不同的组合方式,会让李闸说不同的话,所以我们正在试验他有多少中不同的组合方式。”
研究所的人都有些无语。
绝代商骄
有人说道:“你随便找一个高中生,给你排列组合算一下就知道了。”
雀仙呵呵笑了一声:“没有那么简单,有的组合方式组成的李闸,是不能说话的,所以我们还得挨个验证。”
他们聊天的时候,有工作人员走过来,给李闻脑袋上接了电极,贴了标签。
雀仙挥了挥手,说道:“继续。”
仙界黑客 有熊氏
随后,有工作人员打开了电脑,进行操作。
雀仙说道:“咱们这些修行人,用精神力交流,用精神力想事情。精神力确实比普通人的思维快多了,可以依然没有快过电脑。”
“诸位,自从我们开始修行,我们强大之后,是不是有点太过自信了?”
“人类之所以能成为人类,那是因为我们能使用工具。如果我们觉得自己身强体壮,武力强大,就从此止步不前,那我们不过是大猩猩罢了。”
雀仙的一席话,说的众人点头不已。
有不少人都奇怪的看着雀仙,或许是觉得,这样的雀仙,有点不太像是雀仙。
林妩忽然走过来,一伸手捏了捏雀仙的脸。
雀仙吓了一跳,连连后退,指着林妩说道:“你搞什么鬼?”
林妩哦了一声:“我看你刚才说话的方式,有点像是李闻假扮的,我想看看你是不是李闻。”
雀仙:“……”
她有点恼火的叫道:“我是李闻?呸!我怎么可能是李闻?”
她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对研究所的人说道:“我刚才说话的方式,是跟钱院长学的,可不是什么李闻,你们不要误会。”
众人哦了一声,恍然大悟说道:“原来如此。钱院长是李闻的人生导师,难怪这么像了。”
李闻在角落中看着这些人,已经彻底无语了。
雀仙看了看身后的工作人员,说道:“怎么还不开始?”
那工作人员说道:“马上开始。”
随后,他按了一个按钮。
电脑屏幕张有一阵杂乱的数字飘过,最后定格下来一个编号。
紧接着,有机械臂走过来,每一个都夹着一个魂魄。
它用极快的速度,将这些魂魄碎片,拼成了完整的魂魄。
李闸,又出现了。
雀仙幽幽的说道:“告诉我,你都看见了什么?”
李闸茫然的看了看众人,然后打了个寒战,哆嗦着说道:“我不敢说。”
雀仙说道:“别怕,你只管说出来,这里所有的人都可以替你撑腰。”
李闸犹豫了一会,小心翼翼的号索道:“我看见……你变成了人间最大的大魔头,你变成了暴君,你变成了大反派,你统治了人间。”
“你召集了无数精壮男子,供你享乐……”
雀仙勃然大怒,一脚踹过去,刚刚拼好的李闸,就像是积木一样,哗啦碎了。
研究所的人都憋着笑。
雀仙咬了咬牙,说道:“诸位都看出来了吧?这东西总是说一些很明显的谎言。我们千万不能当真,还得继续测试,真相就隐藏在谎言当中。”
研究所的人连连点头:“没错,没错,是这样的。”
于是,雀仙开始继续测试。
几秒种后,暴君变成了另一个人。又几秒种后,暴君又变了。
研究所的人互相咬耳朵,有人说道:“如果继续测试下去的话,恐怕有几亿中组合,每种组合来一遍,那全世界所有人都有可能做暴君了。”
雀仙咬定青山不放松,一直努力的搞她的排雷组合。
而李闻在认真的回忆自己刚才感受到的东西。
刚才,李闻感受到了众生。
当李闸的魂魄拼合在一块的时候,脑子里面有了无数的想法,无数的念头。
这些想法和念头的来源不是同一个人。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好像是菜市场,每个人都在大声的呐喊,每个人都希望别人能听到自己的声音。
于是,所有人都在声嘶力竭的呼唤。
当有一个人的声音盖过了其他人的时候,这人的声音就被大家听到了。
李闻有些疑惑:难道这些残魂来自人间?这不可能啊。
就在李闻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鼠仙也在看着萝卜百思不得其解。
“这些萝卜,怎么越看越像是当年的道士?”鼠仙已经连续蹲在萝卜地,观察了好几个小时了。
他身后的修行人小心翼翼的问道:“鼠仙,咱们要不要继续收集魂魄?”
鼠仙点了点头:“烈士的魂魄,当然是要收集的,你们去吧。无论是遗体,是精神力,是遗物,还是故事传说,我们都要好好的保存起来。”
那些修行人答应了一声,急匆匆的走了。
至于鼠仙,他依然在观察着那些萝卜,越看越有些疑惑:“怎么这些萝卜,总有一种当年道兄的感觉呢?难道我那个梦是真的?”
鼠仙把手放在萝卜上,轻轻地抚摸着,像是抚摸小婴儿一样。
这时候,藏在地下实验室中的耗子和白大褂,正通过大屏幕看着鼠仙。
白大褂说:“他这是在干什么?”
耗子说道:“我怎么知道?”
白大褂说:“你们不是一家的吗?”
耗子:“滚,谁和他是一家的?”
耗子认真的思索了一会,对白大褂说道:“这家伙,可能是在研究某些东西,可能和念力有关?”
白大褂说道:“可是,萝卜上面能有什么念力?”
耗子说道:“这倒也是,不过……万一呢?我觉得我们研究念力的范围应该更广一些。应该更认真一些。”
白大褂点了点头:“那我扩大研究范围,争取早日出成果。”
耗子嗯了一声:“除此之外,咱们也可以派一个人,混到他的队伍当中去,从内部打探一下,他到底在干什么。”
白大褂惊讶的看着耗子:“间谍啊?”
耗子说道:“别说的那么难听,这叫卧底。”
白大褂哦了一声,问耗子:“我们派谁去合适?”
耗子看了看白大褂。
白大褂连连摇头:“我不行,我不合适,我得留下来做研究呢。”
耗子说道:“别扯淡了,你能研究出个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