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秦二世
小說推薦我要做秦二世我要做秦二世
一个国家很大,其中的事情更多,哪怕是大月氏这样的国家也是一样,毕竟他们已经具备了国家的雏形。
有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国相虽然位高权重,但是终究不是帝王,以往遇到事情的时候,总有帝王在前面扛着。
此刻大月氏王吐血昏迷,整个大月氏的重任一下子便压在了安灀这个国相身上。
对于有些事情,他虽然有一定的想法,但是他终究不是王,无法代替王作出决断。
正因为如此,安灀才觉得自己的处境在此刻好难。
大月氏的事情,都太过于棘手,而且还需要立即做出决断,关系到了一国国运,就算是国相安灀也有些慌张了。
………
“来人!”
“国相!”
撇了一眼侍卫统领,安灀沉吟了片刻,道:“立即派遣人手,通知王庭部落,以及五大部的首领。”
“令他们在第一时间赶赴王庭……”
“诺。”
……
侍卫统领转身离去,安灀长叹一声,朝着正殿而去,关于大月氏的一些事情,他需要与大月氏王商议。
仙道修真 傲月
只是气吐了血,这么长的时间,应该恢复过来了。
走进正殿,安灀朝着医者,道:“国医,大王情况如何?”
闻言,国医连忙朝着安灀一拱手,道:“安相,大王气急攻心,缓过来就没事了,现在已经醒了!”
他心里清楚,方才大月氏王怒极攻心,必然是发生了大事,此刻安相到来必然是有重要的事情商议。
故而,他没有阻拦。
哪怕是他清楚,此刻的大月氏王需要静养,但是国事大如天的道理,他还是清楚地。
“嗯,大王的身体就有劳国医了!”
朝着国医吩咐一声,安灀走进了大殿之中,来到了大月氏王的床榻跟前,道:“安灀拜见大王,臣刚刚遇见国医,国医有言,大王的身体无碍,只需要静养就好了!”
挣扎着起身,被安灀压下,大月氏王看着安灀,道:“安相,对于火寻绥昂以及胡维什娑战败一事,你如何看?”
对于战败一事,大月氏王依旧是耿耿于怀。
作为大月氏的王,他心里清楚,目下的大月氏已经失败不起了,胖顿首领率领的大军,是大月氏最后最精锐的大军,却被大秦储王一口吞下。
再加上三十万先锋大军的全军覆没,这已经让大月氏元气大伤,再这样下去,不光是大月氏青壮都快要死绝了。
国内的反对声将会高涨,这让大月氏王不得不担心。
“大王,臣以为当与大秦储王和谈,虽然这是一种耻辱,但是对于当下的大月氏而言,这是最有利的一种选择。”
安灀作为大月氏的国相,对于很多的事情都看在眼中的,他心里清楚,大秦储王根本就没有灭亡大月氏之心。
他想要只是这片土地。
所以,与大秦储王和谈,并非是没有可能,他不是要将大月氏一如戎狄般彻底的吞下。
心里思考了许久,大月氏王有气无力,道:“安相,在贵霜首领以及伊稚泉的消息传来之前,由你负责与大秦储王和谈!”
“看了一眼大秦储王的条件,也拖延一下时间,大月氏需要时间去休养生息!”
“诺。”
点头答应一声,安灀起身离开了寝室,大月氏王的状态并不好,需要静养,他心里清楚,目下的大月氏需要大月氏王来抗,换做任何一个人都做不到。
毕竟在大月氏之中,除了大月氏王之外,其他人都没有这样高的威望,将大月氏各部能够整合在一起。
故而,大月氏王在这个时候,极为的重要。
……..
嬴高在西北之上大胜的消息,不光是传入了大月氏王庭,同样的传入了漠北龙城以及西海郡以及咸阳之中。
西海郡。
郡守府之中,这一刻,蒙毅以及毕元等人皆在。
“禀郡守,嬴将在西北大胜,先行引弱水与羌谷水葬灭十万胖顿首领率领的先锋大军,随后于合黎山设伏,一战击溃大月氏先锋大军。”
“先锋大军主将火寻绥昂以及胡维什娑以及十数万大军投降,其余部战死,这是具体的数据!”
由于毕元等人在西海郡之中,故而嬴高在每一战之后,都会将具体的战功情况送到西海,让毕元等人知晓。
“武安君万胜!”
“武安君万年!”
………
这一刻,这个郡守府之中直接沸腾了。
在短暂的静默之后,彻底沸腾了,毕竟这一战的战果太大了,而且意义深远,毕竟这是嬴高被封武安君之后的首战。
封君武安,一战而葬灭敌酋四十万之众。
这便是嬴高创造的奇迹。
我的无敌成神系统
在狂喜之后,毕元等人眼中一亮,他们清楚,这便是等待良久的机会,有了如此的大胜,当返回咸阳了。
一念至此,毕元朝着蒙毅一拱手,道:“蒙郡守,情况紧急,我等先行一步了,我等在咸阳静候郡守!”
“诸位一路好走!”
对于毕元等人,蒙毅没有挽留,他心里清楚,嬴高此战大胜。朝廷必须要进行封赏了。
一个武安君,压不住这样的战功。
毕竟这不光是嬴高一个人的战功,更是三军将士的战功,同样的,他也清楚嬴高等人的想法。
想要借助封赏提升大军士气,一举平定西北,从而南下极南地。
这一支大军已经进行了很久的战争,必然会产生厌战情绪以及疲惫,在这个时候,只有一场封赏才能化解一切的戾气。
送走了毕元等人,蒙毅喝了一口剑南春,望着大月氏所在方向,不由得感慨万千。
“大秦武安君,当真是气吞万里如虎!”
在这一刻,蒙毅都有些羡慕自家侄儿蒙寥了,此刻的蒙恬已经封侯,在这样下去,以蒙寥的战功,只怕是蒙寥都封侯了,他还遥遥无期。
有时候,贵人很重要。
机缘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抓住了便是抓住了。
蒙毅可是清楚,此刻王离就在嬴高的麾下,但是际遇远远不及蒙寥,甚至于因为一些事引得嬴高震怒,贬斥为士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