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級天帝
小說推薦都市超級天帝都市超级天帝
四名半步仙圣尊者全力催发出最强神通,且这四名半步仙圣尊者在万石圣地之中,也可算得上是最强的那一批次尊者,他们四个一同催发出的神通,可以预见究竟有多么的强大,虚空崩碎,空间坍塌,这可以说是无尽岁月以来,在这万石城中修士催发出的最强神通。
围观的修士一个个的都已经看傻眼了,他们本就还没有从那五个万石圣地仙尊境大能被斩的震惊之中回神,如今又看见了四个万石圣地半步仙圣尊者,且这四个半步仙圣尊者说了几句而已,便直接催动了神通攻击,对于几乎不曾见过半步仙圣尊者出手的他们而言,今天确实是变天了。
在围观修士眼中强大无比,震慑心灵,无法抵挡的神通攻击,径直冲撞在了抱着小丫头的林南身上。
剑仙破天 夜之羽翼
一众围观修士纷纷倒吸一口凉气,也不由得在心中感叹了一声,在他们看来林南是极其强大的,毕竟是一个能够轻易灭杀五名万石圣地仙尊境巅峰大能的存在,不管怎么说都是无比强大的,谁来了也无法舔着脸说林南很弱。
但就是这样一个存在,如今在四名万石圣地半步仙圣尊者的攻击之下,似乎……也已经完全没有可能活下来了!
“轰!”
一声轰鸣,四道神通攻击同时击中了林南父女二人,强盛无比的神通光芒扩散开来,纵使是上空的护城大阵流散出的光芒,在这一刻也有些逊色于这四道神通攻击流散出的光芒。
“哈哈哈……本尊还当着小子有多么了不起呢,合着是这么一个废物啊,早知道这样,本尊就自己来解决这孽障了!”
“真是……可惜啊!本尊原本也以为这孽障极其强大,但……不曾想竟会如此不堪一击,竟是连抵抗都不曾抵抗,便被我等灭杀了,先前倒是我等高估了这孽障!”
“是啊!我们高估了这孽障了,着实是便宜了这孽障,早知如此,我们就应该保存些实力,将那对父女镇压之后好好折磨他们,让他们知道无故招惹我万石圣地的后果,真是……可惜了啊!”
“啧啧啧……这世上的蠢人实在是太多了,那孽障先前居然还一副无敌姿态,不曾想再我等施展了神通攻击之后,这孽障竟是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便直接被灭杀了,虽说是好事,但怎么想都让本尊觉得,这孽障死得实在是太便宜了啊!”
那四个万石圣地的半步仙圣尊者摇头叹息,纷纷说出了自己心中当下的想法。
但不管怎样,他们都无法掩盖自己先前的心情,在出手之前他们确实是很忌惮林南的,生怕林南的强大会超出他们的预期,毕竟在他们的预期之中林南已经足够强大了,如果再超出的话,那他们四个都未必能够阻挠得了林南,得依仗护城大阵才成。
但好在林南终究只是一个自大的废物而已,不但没有超出他们的预期,反而距他们的预期还有十万八千里。
但他们的话语才落下,他们四个便傻眼了,脸上的笑容也直接凝固了。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们的神通攻击的光芒消散了,如果只是这样自然不至于让他们这样,最主要的原因是,在他们的神通攻击的光芒消散之后,他们看见了一层护身光幕,那是一层碧绿色的光幕,而那道光幕所笼罩着的人,正是林南父女!
“这……怎么……可能!!!”
人妻爱吃醋
那四个万石圣地的半步仙圣尊者,直到林南收起了护身光幕,这才怔怔地,异口同声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在这一刻他们无比的震惊,非常的不愿相信自己的眼睛,也完全不敢相信,因为这对于他们来说不仅仅是自己的实力不足的事情,也意味着他们的神通攻击对林南来说不值一提,那么也就是说,一旦林南对他们出手,他们必然毫无抵抗之力,或许他们也会像之前的那五个仙尊境大能一般,被林南轻而易举地灭杀掉。
这让他们感到无比的恐惧,因为他们从未遇见过林南这样的存在,有这个实力的存在也不会和他们交手,纵使是想出手也会顾忌着他们背后的万石圣地,但如今怀抱小丫头,站在他们眼前不远处的林南,却好似完全不在乎他们背后的万石圣地,自然……也是不在乎他们几个的!
“我的天啊!这是……我这是在做梦吗?方才……方才这对父女不是……不是应该已经魂飞魄散了吗?怎么……怎么可能完好……完好无损啊!”
“实在是太……太不可思议了!着实是匪夷所思,恐怖……如斯啊!”
“要变天了,真的要变天了像他这样的存在,没有可能无缘无故跑来万石城闹事,看他这架势还是直接冲着万石圣地来的,已经灭杀了五个万石圣地的仙尊境大能了,如今……如今似乎又想对那四个万石圣地半步仙圣尊者出手了,这……这是真的要变天了啊!”
“是啊!不敢怎么看,都是……都是要变天了的!!!”
一时之间,一众围观修士都不由得惊呼出声,如今的他们是真的被震撼到了,也可以说今天的他们,真的是一次又一次地被震撼到了,以至于他们都觉得这是幻觉,或是在做梦,要不然的话这天下,有谁会带着自己的一个女儿,就直接来到万石城和万石圣地的强者对上?
但残存的理智告诉他们,今天连续发生的这些事情并不是幻觉,也不是他们的梦境,而是真真切切地发生了的事情,这便毫无疑问的表示,这天下是要变天了的,纵使整座赤星域变不了,但万石圣地绝对会变了,万石圣地下辖区域也是注定要变天了的!
他们看看林南父女,又看看那四个几乎和他们一样震惊的万石圣地半步仙圣尊者,都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也都渐渐不再言语,屏住了呼吸,一瞬不瞬地看着场中,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