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實業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實業大亨重生之实业大亨
李卫东虽然已经猜出了杨鹏要打白条,但他还是故作诧异问道:“杨厂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从未见过你真心
“没什么意思,就是这四台编织机的钱,服装厂得先欠着你。”杨鹏长叹一口气,装作很为难的样子,开口说道:“我才刚刚接手服装厂,很多事情还没有头绪,你总得给我一些时间,让我把事情理顺了吧?”
“杨厂长,你说的这些,跟付货款给我,应该没有直接关联吧?”李卫东开口问。
“怎么能没有关联呢,这厂里的事情理不顺,就没有办法安排生产,不能安排生产,也就没有效益,没有效益的话,我哪来的钱还你呢!而且这设备到底好不好用,我总得验证一段时间吧!”杨鹏开口说道。
“哦,杨厂长是打算,先用着我的设备,等服装厂挣到钱,再把四台设备的钱给我?”李卫东开口问道。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杨鹏开口说道。
李卫东眼神中透出一股阴冷,他开口说道:“我之前跟朱书记谈的,可不是这个条件。”
“你跟朱书记是怎么谈的,我不知道。反正服装厂这边是没钱给你的。要不你再去找找朱书记,让总公司把这十二万付给你?要是总公司愿意帮我们服装厂付钱的话,我是求之不得的。”杨鹏得意的说。
李卫东已然看出来,杨鹏只是在踢皮球,估计到了朱士聪那里,答案也是差不多,会让李卫东来找服装厂,总之就是双方互相推诿,最后谁都不给钱。
李卫东稍微一琢磨,便开口接着道:“杨厂长,就算是跟亲戚借钱,也得有个时间期限吧?这十二万块钱,你打算什么时候还给我?”
“这我哪知道!总之等我们服装厂有钱了,肯定会还你的。”杨鹏开口说。
“看来这是真不打算给我这十二万了!”李卫东心中暗道,脸上却没有任何不爽,依旧是一脸淡定的笑容。
李卫东轻咳一声,将那张十二万块钱的欠条小心收好,随后开口说道:“那行,既然杨厂长有困难,我就先收着这个欠条,杨厂长,我就不打搅你了,先告辞了!”
李卫东说完,便告辞离开。
“走的这么痛快?”杨鹏微微一愣,他本以为李卫东就算不是大发雷霆,也会据理力争,却没想到李卫东连句反驳的话都没有,便直接离开。
“这李卫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不对劲啊!他是不是憋着坏水要害我啊!”杨鹏心有余悸的想道。
……
下班以后,李卫东约王凯平去了饭店。
得知了杨鹏打白条的事情后,王凯平开口说道:“今天杨鹏完成交接以后,总公司那边立刻给服装厂的账上转了三十万。”
电炉厂还没有建好,王凯平也还没有办理停薪留职,他依旧是服装厂的会计,所以服装厂的财会工作,还是王凯平负责的。
只听王凯平接着说道:“杨鹏手上明明有钱,却故意不给你,他这是想赖账啊!”
“一点儿都不意外。”李卫东笑了笑,接着说道;“服装厂交接这件事情上,我没有给杨鹏使绊子,杨鹏应该谢天谢地才对,可这杨鹏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主动来找我的麻烦!”
“你打算怎么做?”王凯平开口问道。
“仓库里剩下的柔软剂,应该没有几桶了吧?”李卫东开口问道。
“我明白了!到时候我会想办法,让杨鹏去买柔软剂的。”王凯平开口说道。
酒巷 玉为尘
李卫东点了点头,接着道:“王哥,办完这件事,你也该递交停薪留职的申请了,电炉厂那边的施工,下个星就能结束,到时候我们得抓紧时间生产出一批样品,说不定还能赶上上半年的广交会。”
……
服装厂会议室中,杨鹏坐在正中间,目光扫视众人,此时他颇有一种指点江山的气质。
会议室里的人,杨鹏也都认识,仍然是那一批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的憨憨。
有了之前的经验,杨鹏也懒得再去询问这些憨憨的意见,直接就拿出了自己准备好的生产计划,滔滔不绝的讲解起来。
“去年,我们生产的亚麻汽车坐垫,成功的出口创汇四百万美金,而羊毛汽车坐垫,则出口创汇四百五十万美金,仅仅这两项,我们就出口创汇八百五十万美金。今年,我们更要再接再厉,在原来的基础上,完成更多的出口创汇!”
杨鹏说着,一脸兴奋的给自己鼓掌,会议室里的这群憨憨们,也象征性的拍了拍手,算是没有让杨鹏冷场。
掌声结束,王凯平举了举手,开口说道:“厂长,有件事情,我得给你汇报一下。”
“这么快就有人给我汇报工作了!真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杨鹏心中顿时美滋滋,他摆出领导的派头,开口说道:“王会计,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
“咱们生产羊毛汽车坐垫的话,需要柔软剂,目前仓库里存放的柔软剂可没有几桶了,如果想要继续生产的话,得去购买柔软剂。”王凯平开口说道。
杨鹏点了点头:“这原材料嘛,当然是得采购的。我记得之前看账本,柔软剂好像是三千块钱一吨吧?”
“厂长,你记性真好,是三千块钱一吨。”王凯平点了点头。
杨鹏得意的笑了笑,接着问道:“我没记错的话,我们一次都会采购十吨柔软剂吧?”
“是的,十吨柔软剂,也就是三万块钱。”王凯平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厂家担心债务问题,一般都是要现金的。”
“那行,你去提三万块钱出来,再去购进十吨柔软剂。可不能耽误了车间的生产。”杨鹏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四月份马上就要到了,到时候还得拿着羊毛汽车坐垫,去广交会上赚外汇呢!”
王凯平则接着问道:“我们厂之前使用的柔软剂,都是从沈福屯化工厂购买的,这次还从那里买么?”
“既然是以前的生意伙伴,那就不用改了,还从他们那里买,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嘛!不过咱们也得做好质量的把控,柔软剂质量不合格的话,咱们可不能要。”杨鹏开口答道。
“厂长,以前咱们去沈福屯买货,可不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都是我们先把货款送过去,然后他们当天或者隔天,就把柔软剂送过来的,毕竟这生产也是需要时间的。”王凯平开口说道。
“哦,那就按照以前那么办!”杨鹏点了点头,接着问道:“一般都是谁去送货款?”
“有时候是我送,有时候是以前的李厂长亲自去送。”王凯平话音顿了顿,接着问道:“厂长,这次是你亲自出马,还是我去送?”
杨鹏想了想,觉得这是一个在人前显摆的机会,于是开口说道:“还是我亲自去送吧,这个沈福屯化工厂毕竟是咱们的生意伙伴,我也得去认认门,跟他们的厂长熟悉一下,说不定还能讲讲价,让他们把柔软剂卖便宜一些!”
……
像是第二化工厂的韩国浩、市毛毯厂的魏建林、以及丰收厂的赵成明,都知道李卫东是沈福屯化工厂的副厂长。但这些人毕竟是跟纺织行业相关的,和杨鹏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所以杨鹏并不知道,沈福屯化工厂就是李卫东开的。
而王凯平这种知情人,当然也不会主动去提醒杨鹏。于是乎在第二天,杨鹏就拿着三万块钱,冒冒失失的来到了沈福屯化工厂。
杨鹏敲了敲沈福屯化工厂的大门,不久之后一个脑袋探了出来。
“你找谁?”那人瓮声瓮气的问道。
“我是运输公司服装厂的新任厂长,我叫杨鹏,这次是来买柔软剂的。”杨鹏开口答道。
“哦,是买货的啊,那快进来吧!”那人打开大门,放杨鹏进厂,然后指了指一间屋,接着说道:“你先去那里等一下,我去通知我们厂长。”
杨鹏照着指示,走进了那个专门用于会客的房间,不一会,沈援朝便出现在杨鹏面前。
“你好,我叫杨鹏,我是运输公司服装厂的厂长。”杨鹏再次自我介绍道。
“原来是杨厂长,久闻大名!”沈援朝倒是没说假话,他早从李卫东口中得知了杨鹏的存在。
杨鹏却以为沈援朝是在说客套话,他甚至觉得这沈福屯化工厂里的人,还都挺热情。
只听沈援朝自我介绍道:“我叫沈援朝,是这里的副厂长。”
“那你们厂长在么?”杨鹏立刻问道。
“厂长是我爸,他不在,你有什么事情,跟我说也一样。”沈援朝开口说道。
“原来如此。”杨鹏点了点头,随后开口说道:“沈厂长,我这次来,是打算购买柔软剂的,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现货。”
“有!你要多少?”沈援朝点了点头,接着说道:“要的少的话,今年就能给你们送过去,要的多的话,我们马上生产,最迟明天也能送到。”
“我们厂要十吨。”杨鹏立刻答道。
“可以。”沈援朝接着问道:“杨厂长,货款带了么?”
“带了,沈厂长,你数数。”杨鹏说着从包里掏出了三万块钱,都是面值五十的人民币,一沓五千块,一共六沓。
一百元的纸币要到1988年的五月份才正式发行,所以当时人民币的最大面值还是五十元。
沈援朝也不客气,直接借过钱开始清点起来。
片刻后,沈援朝点完了钱,然后一把将六沓钱抱到怀里,接着说道:“数目对了,杨厂长,你可以回去了。”
“就这么回去?”杨鹏微微一愣,随后开口说道:“沈厂长,你们收了钱,是不是得给我个发票之类的凭证啊?”
“哦,差点忘了,你等着,我去给你拿!”沈援朝说着,抱着三万块钱走出了房门。
片刻后,沈援朝便返回了房间,然后将一个纸条递给了杨鹏。
杨鹏眉头一皱,他开口说道:“沈厂长,我要的是发表,不是随随便便写一张收据,没有发票的话,我回去也没法报销啊!”
“这个可不是一般的收据。”沈援朝诡异的笑了笑。
杨鹏接过纸条,打开一看,表情瞬间大变。
这纸条上面正中间有四个大字:
还款收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