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晉我爲王
小說推薦亂晉我爲王乱晋我为王
暮色渐去,华灯初上,此刻的靳城已然进入到了夜生活状态之中。而在靳府中欣赏宝贝的一众女子则是心情大好。
“玉媃姐,就说吗,你一定会找到适合自己的饰品!这不,你若是不跟着我们一起走,又怎么会买到这么好看的头饰!”
“菲儿,你是知道的,我一般不愿意出去走!算了,不说了,毕竟你们的心思也都达到了!只是不知道,咱们的九凤姐是怎么想的!”
“是啊!这一回,连碧儿姑娘都与咱们一起出去了,只有九凤姐没有动弹!”
“好啦,不要再提了,相信九凤姐不会有什么想法,毕竟她啊,现在把心思都用在小厨房上了!”说话间,其实此刻的诸女也是明白甄九凤的良苦用心。
这边,一众美女还在叽叽喳喳的聊着什么,而此刻的靳商钰到是吃的很好。
“谢谢老姐了!吃饱了!要不,让兄弟我陪你出去走两圈!毕竟您这平时也没有什么时间锻炼啊!”
“臭小子,恐怕是让老姐陪你消消食儿吧!算了,就陪你走一走吧!”
“不是吧,老姐,还带这样的啊!不过,不管怎么说,咱们姐弟俩还真是有很长时间没有认真的聊聊天了!”说话间,其实此刻的靳商钰也是缓缓的对着靳府后院行去。
在那里,有专门布置的后花园,不仅景色怡人,而且最适合饭后百步走的人们。
就这样,因为靳商钰的提议,最终在靳府的后花园之内,一男一女也是并肩而行,时而缓步而语,时而相视一笑。
“商钰,想来这些年你也是成熟了不少!应该知道什么事儿该做,什么事儿是不该做的!”
鬓云香腮雪
“老姐,你,你是指哪方面啊!毕竟本公子现在面临的大事小情还真是不少!”
“我当然是指的你情感之事!今儿这么多人都出去了,你就没有什么想法!毕竟有些事情,早晚都是要面对的!别人不说,就拿人家慕容语嫣吧,若不是对你这小子有情,怎么会住在靳府之中!”
“这,这个,其实有些事情还是不要想的太早!毕竟说破了,可能对谁都不好!”
“臭小子,你就闹吧,其实大千世界,英雄男儿,多妻多妄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某一刻,就在二人缓步而行的时候,甄九凤也是若有所思的缓缓说道。
面对中年美妇甄九凤的劝解之语,其实此刻的靳商钰也是心中一团乱。
“娘的,你个丫丫的,这,这个事儿怎么这么难呢!说出来吧,还怕伤了人心,不说出来吧,还是怕伤人心!算了,只能是不想了!咦,老姐你不是想劝本公子吗,那就让本公子也将你一军!”这一刻的靳商钰心中已然是乱了分寸,不过最后还是想到了一个反击之法。
“臭小子,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在心里琢磨着什么呢!其实老姐我也是处处为你着想!休要辜负了美人恩!”
“对对对,应该的,不过,小弟也是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你小子,怎么又来这一套了,什么当讲不当讲的,说吧!”
“好嘞!其实,其实我在平阳城的时候,金大哥也是对我讲了很多的话!”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某一刻,就在靳商钰提到平阳城的金不凡时,对方明显出现了一丝情绪上的波动。
“对对对,本公子要的就是这种表情!看来我这个金大哥在老姐的心中还是有些份量的!”感受到甄九凤的情绪变化后,靳商钰也是没有急着说什么,只是在心中喃喃自语着。
到是此刻的甄九凤有些沉不住气了。但见她稍稍的顿了顿神色,尔后缓缓的说道:“你小子把话题引过来了,怎么就没有下文了!接着说,他到底跟你讲了点什么!”
“老姐,你,你怎么着急了!这可不是你的作风啊!是,我大哥是对我讲了很多的事儿,比如要把握好当下的大局,要全面应对北方事态,不能够只顾着自保之类的,总之还有很多,不知道老姐想听哪方面的!”
“臭小子,你就贫嘴吧!我会听什么,你小子会不知道!再敢贫嘴,可真要找打了!”
“得得得,兄弟我说出来还不行吗!其实我哥他真的是心中有你啊!”
“有我!既然心中有我,为何还要驻守平阳!”
“姐,这就是您的格局比较小了!我大哥金不凡那是被派到平阳城的,毕竟这一回咱们的主要敌人还有匈奴人!而金大哥与莫大哥联手,正好可以抵御住匈奴人的攻势!”说话间,其实此刻的靳商钰也是心中发笑。
毕竟从刚刚的简短言语中,他也是能够感受到金不凡与甄九凤的感情犹在。
凡花蚀锦 许晏君
不过,此刻的甄九凤仿佛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所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她也是很少开口说话。
到是靳商钰不停的讲述着一些事情,比如他们是怎么进入到大漠的,又是怎么通过分沙岭的!总之讲的很是仔细,而甄九凤也是不时的回应着,仿佛是一对情侣在互述着真情。
这边,靳商钰陪着甄九凤在靳府的后花园漫步散心,而此时的众女也算是稍稍的平复了心情。
“那个,你们几个,出去玩也玩了,好东西也带回来了,是不是可以收收心了!也不知道,钰哥现在忙什么呢!”
“这还用说,一定是在客厅里偷懒!”
“这个可不一定,毕竟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出去看看的!”虽然没有直接否定段云烟的话,但此刻的慕容语嫣还是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说起来,因为言语上的交流,再加上白日里的逛街购物,此刻的段云烟与慕容语嫣的关系也是得到了撤底的改善,之前存于心底深处的族群矛盾也是化解于无形之间。
这不,话还没有说完,慕容语嫣与段云烟两女已然率先下了二楼。
然而,让她们没有想到的是,大厅的沙发之上根本没有靳商钰的身影。
“云烟,你觉得他会去哪里!”
“这个不好说!瞧这模样,应该是吃过了晚饭!不对啊,连九凤姐也不在这里!难不成,钰哥正陪着九凤姐散步呢!”
“分析的有道理!咱们还是在这里等一会儿吧!也许一下刻,他就会出现在这里!”某一刻,就在靳商钰带着甄九凤漫步于后花园之时,赶到客厅的段云烟与慕容语嫣也是没有继续寻找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