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柯学验尸官
工藤新一在台上愣了一会:
这么浪漫的气氛,这么难得的约会。
这种几十年后他们都老得不能动了,在病榻上还会被不断回忆起来的人生美好时刻。
我连未来孩子读什么大学选什么专业都脑补好了。
你竟然跑去查案??
案子让别人查不行吗?
……
在脑子里下意识蹦出这样的想法之后。
他总算是更为真切地体验到,毛利兰在上次约会中的心情了。
难怪福尔摩斯没有女朋友…
工藤新一心情很是复杂。
但毛利兰和过去的他并不一样。
她先是跳下舞台,凑到尸体旁边,亮出自己荣誉警员的身份,暂时控制住了现场秩序。
再然后,她便如本能一般回过身,若有所思地看向台上,那个被自己抛在身后、正傻傻发呆的青梅竹马:
“新…克里斯姐姐。”
毛利兰意识到了什么:
“你也过来吧。”
“这个案子,我们一起查。”
“……”工藤新一微微一愣,旋即点头答应:“好,我们一起查,”
他紧跟着从台上跳下,来到了毛利兰身边。
两人默契地站在一起,将注意力投向了那具瘫倒在地的尸体:
死者是男性,年纪大概不到30岁,西装、皮鞋、金丝眼镜,打扮得很有社会精英的气质。
“颜面无肿胀青紫,十指甲床无发绀,‘气色’很好。不像是突发疾病。”
“口腔…口腔有苦杏仁的气味。”
工藤新一和毛利兰互相对视一眼,无声交流着意见:
很显然,死者是中毒死的。
而且这位死者中的毒,还是他们两个最为熟悉的那种毒——氰化钾。
氰化钾,可以抑制呼吸酶,造成细胞内窒息,使呼吸中枢快速缺氧麻痹。
口服足量氰化钾会致使中毒者瞬间倒地,抽搐片刻而死,谓之“电击型死亡”。
在现实里,氰化钾虽然广泛运用于电镀、冶金、刻蚀、石印等行业,但它作为作为一种特别管控危险化学品,普通人依然很难搞到。
但是,在这个世界里…
仙妖怨
下毒不搞点氰化钾,凶手都不好意思在杀人犯圈子里混。
所以工藤新一和毛利兰都对这种毒物非常熟悉。
他们很快就确定了死者的死因:
“是氰化钾中毒死的,而且是口服。”
“死者倒地的时候手里还握着一只纸饮料杯。”
“这毒药,恐怕是下在他喝的可乐里。”
“不过…”
工藤新一和毛利兰都发现了不对劲:
那饮料杯里的可乐已经被喝完了。
而氰化钾的毒性很强,可以让人在口服后立即出现咽喉热、胃不适、眩晕、耳鸣等强烈症状。
要是一次吃进去的量够大,受害者更是会在瞬间倒地死亡。
所以,如果毒药是被下在饮料杯里,那死者在喝下第一口饮料的时候,就应该察觉到不对劲了。
他怎么还能把饮料喝完呢?
毛利兰眉头紧锁,一时想不出答案。
而工藤新一则是若有所思地看着饮料杯里融化得所剩无几的冰块,沉默着想了一想。
然后,他抬起头,向那三个个本来坐在死者身边,在案发后被毛利兰第一时间看住的观众问道:
“你们都是死者的熟人吧?”
“死者是什么人,他死之前都做了什么,这些能详细地跟我们说说吗?”
“额…可、可以。”
那三人一阵犹豫,最终,其中一位年轻女士站了出来:
“我叫鸿上舞衣,是米花医院的工作人员。”
她先做了自我介绍,然后指着身边站着的那一男一女说道:
“这两位是野田梦美、三谷阳太。”
“他们也都是米花医院的员工。”
鸿上舞衣给自己和同伴都做完了自我介绍,最后才神色复杂地看向地上那具尸体:
“死的这个人…是蒲田耕平。”
“他是米花医院的医生。”
“我们四个人都是从帝丹高中毕业,刚好大家又都在同一个地方工作,所以每年都会固定一起来看表演。”
说着,她又详细地介绍了一下案发时的情形:
“我们当时都在专注地看表演,没有注意身边的蒲田先生在做什么。”
“没想到,他竟然会毫无征兆地突然倒在地上。”
“等我们发现情况不对,试图去抢救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咽气了。”
“那蒲田先生喝的那杯可乐呢?”
工藤新一紧接着问道:
“他是什么时候拿到可乐的?”
“在他拿到可乐之前,还有谁碰过这杯可乐?”
“还有,是只有死者蒲田先生一个人点了可乐,还是你们四个人点的饮料都是可乐?”
“这个…”鸿上舞衣想了一想,回答道:
“我们四个人的饮料,当时都是我一个人去帮着买的。”
“其中三谷点了乌龙茶,野田点了柳橙汁,我和蒲田点了冰咖啡。”
“蒲田先生点的是冰咖啡?”
工藤新一有些在意地打断了对方的讲述:
“那他拿到手里的饮料,怎么会变成可乐呢?”
“是因为我!”
一个穿着帝丹高中校服的眼镜少女悄然走了过来。
“学园祭会场的饮料摊,是我在管。”
“蒲田点的的确是冰咖啡,但是被我换了。”
“嗯?”众人好奇地看了过去:
一个女高中生,为什么要换掉死者的饮料?
她很快告诉了大家答案:
这位少女名为蜷川彩子,是米花医院院长的千金。
死者蒲田先生在米花医院工作,因为年轻有为、相貌过关、工作能力远超同侪,而被米花医院的蜷川院长看中,跟院长千金蜷川彩子订下了婚约。
但蜷川彩子小姐不想跟一个比自己大10岁的男人结婚,就又说服父母,退了这门婚事。
因为在闹退婚的事,所以蒲田先生跟蜷川彩子的关系最近闹得很僵。
他一直在躲着她。
还刻意对退婚的事避而不谈。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刚刚在学园祭表演开始之前,就是因为看到卖饮料的是蜷川彩子,死者蒲田先生才不敢自己去买饮料。
而蜷川彩子为了逼他过去跟她见面谈退婚的事,就在售卖饮料的时候,刻意把他点的冰咖啡换成了可乐。
为的就是让蒲田先生拿到错的饮料,自己去饮料摊上换。
但很显然,结果蒲田先生后来不知为何,没有去换饮料。
他把那可乐喝完了。
然后就被毒死了。
“我明白了!”
工藤新一和毛利兰还都没有说话。
本来帮着来维持现场秩序的毛利小五郎,眼里就闪烁起了智慧的光芒:
“蒲田先生是死于自杀!”
“因为被自己小10岁的女孩无情抛弃,心里受到的打击太大:”
“他一直躲着蜷川小姐,对退婚的事避而不谈——这种埋头装鸵鸟的行为,更说明了他的内心有多脆弱。”
“所以…蒲田先生选择在这帝丹高中的学园祭上,在这个甩掉她的女孩面前自杀!”
“而蜷川彩子还正好是负责在学园祭上卖饮料的学生。”
“所有卖掉的饮料,都会先经过她的手。”
“在知道这一点后,蒲田先生就刻意把毒药放进了从蜷川小姐那里买到的可乐里,以这种方式服毒自杀。’
“这样一来,他不仅可以如愿终结自己的性命,还能把投毒的嫌疑嫁祸到蜷川小姐的头上。”
“而且,因为这是一起自杀案。”
“所以莆田先生完全可以在饮料喝得差不多之后,再把氰化钾服下。”
“这样一来,‘死者把毒饮料喝完才死’的疑点,也就可以得到解答了。”
毛利兰小五郎一番分析,倒是分析得像模像样。
死者的行为动机、心理状况,全都被他推测得合情合理。
就连本案最大的谜题,“死者为什么能把毒可乐喝完之后才死”,也都在他的讲解下得到了完美的解答。
不过…
“爸爸…”
毛利兰有些无奈地把老爹拽了回来:
“对自杀的判定,可不能这么草率啊。”
“警视厅以前已经办过好几次错案了,每次都是拿‘自杀’当由头草草了事…林先生还因为这事,对搜查一课的警官们发过火呢。”
“林先生说了,如果要给一个案子定性自杀,就必须得找到足够的证据。”
“比如说…”
毛利兰微微一顿,认真说道:
“盛放氰化钾的容器。”
“氰化钾在空气里容易潮解,而且这种剧毒物质直接和皮肤接触,也会有一定危险。”
“如果死者是死于自杀,毒药是他喝完可乐之后,再从身上取出服下的。”
“那他身上应该会有盛装氰化钾的容器才对。”
“可是我刚刚验尸的时候已经简单搜查过了,蒲田先生身上没有任何可疑的容器。”
“所以,他是自杀的可能性不大。”
“额…这、这样啊…”被女儿轻易揭破推理的漏洞,还附送了一通关于办案态度的思想教育,作为父亲、前刑警、现职业侦探,毛利小五郎非常尴尬。
但毛利兰却并没有因为自己辩赢了老爹而感到有多高兴。
她的眉头仍然紧紧蹙在一起,大大的眼睛里写满纠结:
如果本案不是自杀的话…
那死者喝完毒可乐才死的疑点,又该怎么解释呢?
难道这毒药不是下在可乐里的,而是下在其他地方?
可是如果是下在其他地方,又该怎么保证,能让死者吃进嘴里呢?
毛利兰百思不得其解。
“小兰。”
工藤新一悄然靠近到她身旁,俯在她耳畔说道:
“我想到了一个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