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接下来,任凭宝儿如何追根刨底,青丘王却对剑宿的事情绝口不提,倒也并非是他有意想隐瞒什么,而是觉得心在就跟后辈提起混元大陆的时候,还有些为时过早。
与其加重宝儿心理上的负担,倒不如让她在成长起来之后,在去接触这方面的事情,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一念至此,青丘王主动转移了话题,询问起宝儿有关于黑蛟王尸体的事情。
由于账内的空间有些狭小,即便是黑蛟王的残躯,也无法容纳,所以父女二人便来到了一块开阔地上,将玉扳指内收集到的东西,一股脑的清理了出来。
“嘿嘿,这是蛟龙筋,可以拿来锻造兵器。”
“这是蛟龙骨,可以拿来研磨药费。”
“这是蛟龙血,用来打熬体魄在合适不过。”
……
宝儿如数家珍一般的对青丘王介绍着此行的收获,笑的眼睛都快迷城一条缝了!
单就这些宝贝,随便拿出去一件,都会在修界内引发巨大的涟漪,无数强者为此甚至不惜爆发一场大战,只求能够得到这里面的其中之一。
黑蛟王本身就是兽修之中,最为顶尖的存在,哪怕是死了,他尸体也依旧蕴含着无尽的神气,对修者有着无数的妙用。
然而,青丘王却根本看都不看那些血淋淋的东西一眼,而是目光牢牢的放在宝儿身上。
“这些东西虽然价值连城,但跟内丹比起来不值一提,我只想知道,黑蛟王的那枚万年内丹,现在去哪儿了?”
听罢,宝儿一脸不快的坐在了地上,神色颓然道:“嗨,我当时将黑蛟王的尸体都快切成片了,连一颗结石都没有找到,更别提什么内丹了!”
话音刚落,青丘王满脸错愕的说着:“内丹难道不是让肖舜给服下了么?”
一开始,他还满心以为黑蛟王体内那可至少万年以上的内丹被肖舜给服用了。
毕竟万年兽丹,那可是宝贝中的宝贝,整个修界内几乎找不出一件能够与之媲美的东西,即便是当年南宫无敌掌握的那两件至宝,都无法与之争辉!
然而,事情偏偏不是他所想像的那样……
“我当时也想着将兽丹拿给肖舜恢复伤势,可遍寻黑蛟王残尸,除了这个木头疙瘩之外,就没有其他的发现了!”
说着,宝儿没好气的将原本出现在黑蛟王体内的那尊木人从玉扳指内取了出来,旋即一把仍在了地上。
木然乃是万年阴木所制,可谓是分量十足,此刻跌落在地上,发成了一声无比沉闷的动静,将青丘王拉回到了现实之中。
定睛一看,向来沉着冷静的青丘王,顿时眼皮狂跳。
“这是……”
见状,宝儿忙问:“爹爹,你难不成认识这玩意?”
这个木人的来头,宝儿早就好奇许久了,之前肖舜猜测过,这应该是阵法师洞府内的东西,具有无上神力!
可经过梦瑶一系列的推测,将肖舜这番胡言乱语,找就变得一文不值,同时也让宝儿意识到了这个木人来头的非同一般。
就在宝儿静静的等待着青丘王的解答时,缺不了对方竟然犹如提醒灌顶一定,大声说着。
“我终于知道了,原来事情是怎么回事!”
宝儿听得是心中疑惑,更不知道父亲这番没头没脑的话语,到底值得是什么东西。
她并不是一个喜欢动脑的狐狸,所以倒也没有去暗忖什么,而是直接对父亲青丘王不耻下问。
“爹爹,您就别卖关子了,赶紧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吧!”
见她一脸的迫不及待,青丘王微微一笑,旋即探手摸了摸女儿的脑袋,淡淡开口。
“我等兽修与人类修者一般,当到了某种境界的时候,会迎来雷劫的降临,这乃是天道意志在排斥我们这等过于强大的存在,想要利用这种办法将我们这等不确定因素清除!”
兽修雷劫的事情,宝儿听他提起过不少,却不知父亲为何要在这个节骨眼上,说起这件事儿来。
迎着宝儿茫然无比的目光,青丘王勾了勾嘴角:“呵呵,黑蛟王其实并非是因阵法师洞府而死,他的死亡很有可能是因为触怒了天道,从而得了个生死道消的下场!”
“什么,您说青丘王是因天道而死,这怎么可能?”
穿越之卧龙先生
宝儿此时反应有些激动,平复了一下心情后,接着道:“爹爹之前不是说过,黑蛟王乃是和您一样,都是度过了八次雷劫的兽修么,可眼下为何要说他死与天道纲常之下?”
青丘王拍了拍宝儿的肩膀:“傻丫头,你真以为度过八次雷劫就能够无视天道的威严了么,你可知那最后的归一大劫,远比前面八次加起来还要可怕,说其是灭世之劫,也丝毫不为过!”
“归一大劫?”
这还是宝儿第一次听说这四个字,一时间难以理解。
“常言道九九归一,因此事件修者渡的第九劫数,便是归一大劫,如果侥幸过了,从此自然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要是过不了,呵呵……”
话至于此,青丘王嘴边已是苦笑不叠。
据他所知,目前修界内,不管是人类修者亦或者是兽修也好,还并没有赶去强闯归一大劫的存在,强如青丘王自己,也已经在第八劫之中逗留了六千余年的时间!
并非是青丘王没有实力去迈出那最后一步,而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那一步迈出去,还有没有机会收的回来。
诡异大劫,实在是太恐怖了,让无数修者为之痴迷,也同样为之惶恐。
突然,宝儿心中产生了一个疑问:“既然如此,为何黑蛟王明知归一大劫的厉害,最后却依旧要选择踏出那一步呢?”
话音刚落,远处却传来了一道轻盈的脚步声,同时还伴随着一段幽幽的话语。
“蛟始终是蛟,想要蜕变成龙,光凭借修炼,是于事无补的,唯有通过归一之劫,方才能够拥有那一线的机会,化成真龙之身,我想这便是黑蛟王即便是死,也要尝试一番的理由。”
宝儿寻声看去,眼帘之中顿时浮现一抹灰影。
此时,青丘王冲来人微笑颔首:“呵呵,你爹虽然去得早,但是对你的引导,缺失没有落下分毫,你刚才说的的确没错,黑蛟王的死因,正是如此!”
灰袍人抱拳:“晚辈方才感应此地升腾起一股非同寻常的气息,过来一看竟然发现了黑蛟王的残尸,一代强者最终沦落如此地步,端的是可悲可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