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首辅娇娘
另一波刺客的人数较多,顾娇数了数,一共六个,每个人身上都散发着十分强大的气息,并且隐隐让顾娇感觉熟悉。
三人一鸟藏在枝繁叶茂的树枝上,顾娇与顾承风凝神屏息,顾娇拿手捂住了姑婆的鼻息,倒是没捂死,但能最大化的遮挡声音。
小九见顾娇捂,鸟眼珠子转了转,张开翅膀,也捂住了自己的鸟头。
一旁的顾承风:……不是,你是一只鸟,你捂自己做什么?
那群人并不知顾娇几人就在树上,只当几人是又往前去了,他们施展轻功往前追去。
确定人走远了,顾承风才开口说话:“现在怎么办啊?”
马车也没了,马儿也跑了,总不能他们靠着几条腿走回京城吧?
这里离京城是有点距离的,快马加鞭都得好几个时辰,真走回去非得把他们的腿走断不可。
“先等天亮再说。”顾娇道。
走夜路虽容易隐蔽身形,可几个人突然出现在夜色里本就容易惹人起疑,稍稍一点动静都会被无形中放大。
白日里路上的人多了,他们混在人群里反倒不易被发现。
“就……坐在树上等吗?”顾承风问。
二人交谈的功夫,一条毒蛇吐着蛇信子缓缓地靠近了他们。
毒蛇离顾娇最近。
就在它张开带着尖牙的嘴唰的咬向顾娇的脖颈时,小九一翅膀将它拍飞了!
在树上呆一夜显然不是现实的,且不说这些毒蛇毒虫,单是万一不小心眯着了从树上摔下来也不得了。
“诶?那边好像有个山洞。”顾娇望着南面的山脚说,“走,去看看!”
三人去了林子南面的山脚,果真有个山洞。
“有人住过。”顾娇拿出火折子,望向地上的柴火与枯草说。
“这种地方也有人住啊?”顾承风撇撇嘴儿。
“许久之前住的,应当只是路过。”顾娇将山洞简单收拾了一番,枯草团了团,对顾承风道,“让姑婆坐在这里。”
山洞阴冷,庄太后这个年纪直接坐在地上就该受凉了,万幸是有前人留下的枯草。
“哦。”顾承风将熟睡的庄太后放下来,让她轻轻地坐在草堆上,顾娇挨着姑婆坐下,让姑婆靠着自己的肩膀。
顾承风这个大男人就只能席地而坐了,他虽是京城第一大盗,却是富盗,吃的是身体上的苦,不是生活上的苦。
因此这种环境对他而言是有些折磨的,只是也没办法就是了。
小九落在一棵大树上放哨。
顾娇收好火折子,洞内再度陷入黑暗,须臾凉薄的月光照了进来,照得洞内一片寂静。
顾承风打破了山洞里的沉默,他捡了一根地上的枯枝,在地上无聊地划拉:“你说……静太妃为什么这么做?她为什么处处针对太后?就因为她没能当上太后吗?但是如果她当年没与太后一路走到黑,太后不会不给她一个太后当当的吧?”
同时出现两个太后也不算太稀罕的事,一个是皇帝嫡母,一个是皇帝生母,开国的赵太后与荀太后便是这种情况。
顾娇想了想:“因为嫉妒?”
嫉妒使人发狂,你永远不知道一个内心充满嫉妒的女人会做出怎样不可理喻的事。
“因为仇恨。”
庄太后的声音不疾不徐地响起。
顾娇扭过头:“姑婆你醒了?”
“嗯。”庄太后缓缓直起身子,黑暗中,她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底冰冷一片,“她是前朝余孽。”
啪!
顾承风一用力,手中的树枝折断了,他难以置信地说道:“前、前朝余孽?”
前朝都覆灭两百年了,竟然还有余孽,太可怕了!
“姑婆早就知道了吗?”顾娇问。
庄太后摇摇头:“也是才知道。”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马车上,静太妃向她炫耀镯子,袖子拉得高了些,她无意中瞥见了静太妃手臂上的鸽子血刺青。
她手臂上一直有个刺青,从前是一朵芍药,今日看过方才知道是一个赤焰图腾。
想来从前那朵芍药是她为了掩盖赤焰图腾画上去的,难怪当初宁安摔破的脸,她立马给宁安支招可以在伤疤上画个海棠妆,原来是惯用的伎俩了。
庄太后道:“那个图腾是前朝死士的徽记,有点像是龙影卫脸上玄武刺青。”
虽都是死士,但前朝死士不像龙影卫只是彻头彻尾的杀人工具,他们更像是大内高手,又兼具谋士与斥候。
顾娇恍然大悟:“难怪她身手这么好。”原来是死士啊。
庄太后接着道:“前朝真正的死士已经不存在了,严格来讲,他们是前朝死士的后人,先帝当初从燕国买来死士训练龙影卫的最初目的就是为了捕杀前朝死士,杀得差不多了,谁料到身边还有一条漏网之鱼。”
顾承风张了张嘴:“那……永恩伯……”
如今的永恩伯是静太妃的侄儿。
庄太后哼道:“你以为谁都有资格成为叛军?永恩伯那个草包不可能被前朝党羽看中,倒是静太妃的亲哥哥有些叫人琢磨不透,可惜他生病去得早。”
不然谁又能说京城不会出第二个庄太傅呢?
顾承风被震惊到无以复加,若不是太后亲口说出来,谁能料到一个小小的静太妃背后竟牵扯了如此客票的利害关系。
他简直不敢信!
“那……那她这次带着您老人家去边塞是因为那边也有前朝余孽吗?她是要去与他们会合?宫里待不下去了,索性及时抽身,她、她这是要……”
极道烬仙
造反两个字被顾承风死死地憋住了。
他似乎不该过问朝政。
庄太后倒是没刻意隐瞒:“暂且可以这么推断,边塞乃苦难之地,朝廷对那边管制不严,若要养兵,那里最合适不过。”
顾承风一下子听到了连祖父与大哥都听不到的内幕,心情真是难以言喻:“可是,她这么多年一直与边塞联络难道就没人起疑吗?她……”顾承风的话顿住了。
他想起来了,宁安公主就是嫁到了边塞。
他叹了口气:“她真是好算计啊。”
宁安公主的亲事从一开始就是她的预谋吧,那个令宁安公主一见倾心的男人,那个用生命去挚爱宁安公主的男人,也是静太妃的一枚棋子吧。
“怎么会有如此冷血的人?宁安公主太可怜了。”顾承风简直不知说什么好了。
哥特王子桃心殿
庄太后闭上眼,睫羽处有水光闪动。
小九扑哧着翅膀飞过来,落在了顾娇的腿上。
顾娇会意,眸光一凉,道:“他们追来了!”
顾承风脸色一变:“这么快!”
“走!”顾娇将姑婆扶起来。
顾承风转过身,将姑婆背在自己背上,顾娇为了让他能腾出手来,将自己的腰带系在了姑婆与他的身上。
两情若是腹黑时 五花肉卷
顾承风见她的架势不对,眉心一蹙,道:“你要做什么?”
顾娇道:“我去引开他们,你带姑婆走!”
“不行!要引也是……”
他想说他去引,谁料顾娇已经冲了出去。
其实他也明白这是最好的安排——他轻功好,带人走得快,顾娇身手厉害,能最大程度拖延住他们。
顾承风并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他若是再耽搁下去,谁都走不了。
他背上姑婆,施展轻功往相反的方向没入了夜色。
……
茂林中,顾娇与那伙人对上了。
她终于知道那股熟悉感从何而来了,这些人的招式与杀气太像龙影卫了。
静太妃在得到龙影卫后,让龙影卫与底下的高手决斗,并找人暗自揣摩分析龙影卫的武功,训练出了一支属于她自己的“龙影卫”。
比起真正的龙影卫自然是差了点,但比起寻常大内高手还是厉害了许多。
顾娇的身上很快带了伤,鲜血顺着她的手臂流下来。
她的目的不是与人搏命,拖延了这么久,这伙人应当追不上顾承风了。
顾娇用黑火珠炸出一条血路,奔入了茂林深处。
其中一名黑衣人忍住伤痛,拉开弓箭,嗖的朝顾娇的心脏射了过去。
小九振翅飞来,带着天空霸主的凌厉与迅猛,一爪子抓住了那支箭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