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g1n寓意深刻小说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言歸正傳- 第一百零四章战神之姿!【大杯!】 -p1SiPQ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小說這個人仙太過正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第一百零四章战神之姿!【大杯!】-p1
刑天也是有样学样,直挺挺地站了起来,浑身骨骼噼里啪啦一阵乱响,身体竟凭空雄壮了两圈。
人域众仙也被勾起了战意,这一败一平局多少有些丢面。
刑天面露喜色,两根粗壮的手指小心捏住折扇,交给了身后的侍卫收藏。
吴妄:……
“我这个人做事,一个字,爽!两个字,豪爽!
“哈呀!”
季默看向玄女宗长老,笑道:“前辈,让我引刑天兄入场吧。”
薛开龙身后,那名身着战甲的天仙已站起身来,与几位体修一同走到殿门附近,欣赏着着外面的激战。
他用的是军中肉搏的技艺,这般锤法看似没什么力道,实则暗含开石断水之威。
今天来到人域,就是想与人域的修行者比划比划。
刚带着十多大浪族人走进玄女宗山门,刑天就耸了耸鼻尖,嘀咕道:
“你站住!说是切磋,这般偷袭又算什么本事!”
凡人修仙传
殿中众仙纷纷赞叹,言说北野风情如此奇特。
刑天与这人过第一招,铁拳就被对方一爪划破,天仙境的法力奔涌而出,刑天顿时招架不住,身形被直接撞飞。
就,很气。
【如何将人域修行法,在不惊动众神的前提下,自北野流传开?】
涛涛血气若大江奔涌,滚滚浪涛将那少将军薛开龙径直包裹。
宛若前涌浪涛,自成万仙难敌。
他为何还能……
此事对熊少主来说颇为重要,不然许多计划都要被打乱。”
当然,这里面水分应该比较大,就比如刑天的父亲浪伯父,面对自己儿子挑战时,应该是放了水……放了海。
这些坑洞,甚至还在蔓延成型!
刑天身形径直砸在地面,砸碎了仙光,身形陷入白玉砌成的地面。
薛家家将明显松了口气,左肩泛起少许仙光,此时虽不能活动,但也没有太明显的伤势。
但我站在这里,就代表了北野。
玄女宗长老温和地笑着,只是各种点头。
吴妄此刻的嗓音说不出的幽冷:
“你们这人域真有趣,有趣啊,不用乘大鸟就能飞啊,哈哈哈!”
薛家家将明显松了口气,左肩泛起少许仙光,此时虽不能活动,但也没有太明显的伤势。
那把长剑还在半空悬浮、尚未向下跌落,吴妄身周夹带无边星光,已出现在薛家家将身后!
刑天扭头瞪着季默,努力消化了一阵,又眨眨眼,仰头大笑几声。
刑天高声呼喝,深吸一口气,浑身血气迸发,若狼烟般笔直升空。
薛开龙却是禁不住额头沁出一滴冷汗,嘴角微微颤抖。
“那我去外面,”刑天指着大殿之外的空地,眼底满是热切。
薛家家将眉头紧皱,转身看向吴妄。
“刑天少主应当是忘了,”季默笑道,“此前我去过北野,与诸位同行之人去大浪族拜访过少主,寻求缔结约定之事。”
刑天毫不怯场,轻轻挣开季默的左手,抱拳走入大殿中,对各处一阵大笑,又扭头呼喊:
“刑天少主,莫要惊慌,这是心神传声之法,我外出相迎是受熊少主所托。
画面在吴妄眼中骤然变慢,能见拳锋相交,能见法力喷涌,能见灵气若水流般汇聚。
刑天努力回想了一阵,他背后有名美貌女子小声道:“少主,有这事。”
天阿降臨
吴妄身侧的林祈立刻就要起身,却被吴妄的手势阻拦。
“刑天少主,又见面了。”
他为何还能……
殿内众仙各有些惊异,看着季默的背影,也是纳闷,季家公子莫不成还能认识大浪族少主。
言罢,两人相视大笑,魔修眼底满是欣赏,转身回了大殿。
不过十数回合,刑天已是多处负伤,那薛家家将暗自皱眉,也知这般下去,自己有些下不了台。
薛开龙轻喝一声,身形左右摇晃,手中铜锤挥出铁幕光影,一缕缕灵气汇聚于铜锤之上,对刑天肩头挥砸。
这些坑洞,甚至还在蔓延成型!
两千六……
薛开龙目中满是恼怒,站起身来,紧紧握住两把铜锤。
若能因此,让刑天老哥对人域修行法感兴趣,自己再求母亲帮他开个后门,摆脱星神的禁锢,老哥的实力自是会有所飞跃。
这个薛家家将实力不错,虽只有天仙境初期的实力,主灵修的同时,又辅修了锻体之法,本身的气力配合自身法力,出手时又调用了天地间的灵气……
那薛家家将不断咆哮,仙光包裹全身,一时却无法将自己从地上拔出来。
“锤子用的不错,就是力道欠了些,看你比我还年轻,要加把劲了。”
吴妄略微抬头,平视前方,刚好看到了那刚被刑天老哥一拳吓住的少将军薛开龙,正对身后天仙境的家将比划着什么。
劍來
吴妄淡定地抬手,将那黑石面具摘下扔到矮桌上,故意摆了一张臭脸,淡然道:“我戴面具,与你何关?”
随后身体侧倾,肉身传声,笑道:“您想怎么安排?”
就见雷光如龙,对薛家家将当头劈下,但本身威力并不算大,勉强也就能伤到仙人境的模样……
刑天收回拳头,那张因紧绷而凶恶的面容,此刻也放松下来,露出几分憨厚的笑容,走向前半步,抬手拍了拍薛开龙的肩头。
薛开龙身后,那名身着战甲的天仙已站起身来,与几位体修一同走到殿门附近,欣赏着着外面的激战。
刑天高声呼喝,深吸一口气,浑身血气迸发,若狼烟般笔直升空。
殿中众仙纷纷赞叹,言说北野风情如此奇特。
第一件事既然已做到了,那就直接进行第二件事。
吴妄禁不住抬手扶额,在思索要不要私下里相认,要不就直接把这家伙敲晕了扔海里,让他慢慢漂回去。
刑天用力拍了拍季默的肩头,嗓音震的季默双耳嗡嗡作响。
第一件事既然已做到了,那就直接进行第二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