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藥農
小說推薦傳奇藥農传奇药农
莫君容心里泛起一阵紧迫感。
星辰之神帮洪壤提升境界更容易,只要调动大量星辰之力,直接灌顶即可。
而自己必须走偷盗神兵天命这条路,相比之下难度极大,还容易变成过街老鼠。
他看着洪壤手中的墨玉匣子,脸上突然露出亲切笑容。
“洪师兄,这星辰溶空匣既然是星辰之神给的,那星辰之神手上或许还会有。
帮个忙,代我去问问可好?
如此实用的宝物,我也极想要一只。”
洪壤犹豫起来:“这……匣子是掌星官大人给我的,我也不知道星辰之神那里有没有。
要不你去问问掌星官大人,他毕竟是你师傅,好说话。”
莫君容故意露出沮丧表情:“哎,好吧,那我去问问师傅再说。”
说完这句话,莫君容悄悄观察了一眼众人神色。
大家的神情都透露着一丝羡慕,明显被自己的话勾起心头贪欲,也想要个星辰溶空匣。
非常好,这样自己再次接近星辰之神的理由就有了。
剩下的就是想办法撇开左掌星官,独自一人去见星辰之神。
他握着火纹石长剑,轻巧挽出剑花。
“走,我们去问天阁!”
莫君容、洪壤,还有三十六名天命宫弟子。
同时从问天峰半山腰腾空,向问天阁所在盆地鹰扑而下。
腾空飞行之时,空气被破开,发出尖锐呼啸。
然而现在问天峰上没什么人,乾云宗弟子大多去宴会区域帮忙了,只有少数境界特别低的留在山上。
他们听到山腰上传来的破空声,也有几个正好在附近,看到修炼者腾空而起的流光。
可是以他们的修为,分辨不出这些人是不是乾云宗弟子,更不知道对方用的何种功法。
问天阁大门前摆着一张小桌,那名身穿红色云纹长袍的老头,正坐在桌后把玩竹雕。
他不是别人,正是血云长老四十七。
明思究和明空傲清闹翻后,就嚷嚷着不愿看管问天阁。
当时明空傲清还是倔脾气,不肯向明思究妥协。
最后,明空傲清只能从血云一派中抽调长老,让血云长老轮流看管问天阁。
血云一派是完全独立的宗派,相当于乾云宗附属。
他们藏在乾云宗内,只听宗主调遣,也是宗主最信得过的力量。
血云长老实力很强,比大多数乾云宗长老都厉害。
但和明思究相比,依然差很多。
这个月,又轮到四十七来看管问天阁。
看管过程很无聊,他每天雕刻竹根打发时间。
今天是乾云宗举办庆功宴的日子,他原本有机会换掉血云长老的衣服,去宴会场地看热闹。
“要是有纳光汲影就好了,我还能远程观看宴会表演。”
他刚嘀咕完这句话,空中就突然响起修炼者飞行的呼啸声。
而且声音很多,正在迅速接近。
“真不懂规矩,问天阁附近不能飞行,不知道吗?”
四十七板着脸抱怨,但随即他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不对劲,这破空声不是一个人,起码有二十以上。
这么多人突然来问天阁,而且以这种狂妄放肆的态度飞过来!
该死,现在乾云宗正举办庆功宴,形形色色的陌生修炼者数不胜数。
偏偏这时候问天阁附近没人,只有自己一个。
四十七暗道不妙,这帮突然靠近的修炼者,摆明了要对问天阁下手。
他踢开椅子,猛地站起身拦到问天阁铁门前,运转功法做好战斗准备。
流光落下,显现出三十名修炼者身影。
果然,这三十人手上都持有兵器,身体表面光芒升腾。
四十七扫视一眼,发现对面三十名修炼者衣着各异。
花花绿绿都非常陌生,辨认不出具体宗派。
而且他们面容相对年轻,应该都在五十岁以下。
“你们是什么人,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对面三十名修炼者没有说话,也没有主动发起攻击。
可那股浓烈的杀气有若实质,在空中迅速弥漫,传递着冰冷而无情的味道。
四十七再度开口:“这里是问天阁,乾云宗禁地。
没有宗主允许擅自闯入,必将承受乾云宗的怒火!
尔等速速滚出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话音落下,眼前三十人依然没有动。
血云长老四十七心头一紧:“糟了,这些人对自己的威胁无动于衷,显然已经做好得罪乾云宗的准备。”
此时他已经运转血云大法,将体内气血快速奔涌起来。
这个状态,相当于化神境的力量层级,只是没利用天地之力而已。
此时,他对天地之力的感知变得更为敏锐,很快便发现骇人听闻的情况。
来犯的三十名修炼者,全都是神境,身体表面溢散的天地之力非常多。
除了天地之力,还有一种更加宏大、纯粹的特殊力量,不知道是什么。
三十名神境,自己恐怕难以应付。
四十七不敢托大,解下腰带左侧悬挂的传音玉牌,打算通知宗主。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蓝色玉牌闪烁微光,断断续续无法稳定。
四十七对着玉牌喊话:“宗主,问天阁有强敌来犯,请速速派人支援。
问天阁有强敌……”
传音玉牌的光芒没有变化,还是和刚才一样,断断续续闪烁。
四十七知道,这证明传音玉牌没有联系上宗主,信息完全中断了。
怎么会这样?
宗主在乾云宗内,这点距离传音玉牌完全可以取得联系。
再说这问天阁周围是盆地,没有什么高大事物遮挡,信号应该很好才对。
他抬头看了眼天空,既然传音玉牌不行,那就向空中释放气劲烟花。
以自己的力量,烟花爆炸范围绝对在二十丈以上,肯定能惊动宗主。
四十七左手扣住中指与小指,以食指和无名指向天空戳出。
体内气血泛出一阵猩红之力,从指间轰出两道螺旋纠缠的血光。
血光向上飞出五丈,突然破碎炸开,向四周均匀扩散。
很明显,血光撞到了东西,一层看不见的屏障。
四十七的脸色顿时变黑。
天空还是那片天空,山岳还是那尊山岳,周围景物和刚才一模一样。
这是带幻术性质的阵法牢笼,自己被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