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超體U盤
小說推薦我有超體U盤我有超体U盘
嘱咐沙伊斯看好自己的冷冻睡眠仓后,陈晨随手拿了一套当地的服饰离开了沙伊斯的男爵府,来到了城堡之外。
入目处,尽皆是一片低矮简陋的房屋。
眼前这座城市的名字很简单,便是以沙伊斯·昆特的姓氏命名的,叫做昆特城。
不过说是城市,陈晨看到的却只是一座失落的文明,所谓的房屋都是用石头混合着某种泥浆构筑出来的,除非是有钱人,否则大部分房屋都是一层,鲜有二层的建筑。
而街道上也是无比脏乱,每家每户用完的水与排泄物都是直接倾倒在大门口,然后任由太阳和风将其风干。
没有排水系统,没有绿化,更没有商场和休闲娱乐的痕迹。
此时,陈晨独自站在城中最宽阔的道路上,虽然是早晨,可道路上依旧只有几名衣着褴褛、面黄肌瘦的原住民,这些人面色麻木地从他面前走过,大都是混血的黑色人种,有的则是和沙伊斯一样的中东人种。
而陈晨的黄种人面孔虽然引来不少好奇的目光,但他们也只是看了一眼便转过头去。
显然陈晨的相貌并不算扎眼,之前陈晨就已经询问过沙伊斯,黄种人在帝国虽然不多见,但还是有一些的。
对此陈晨并没有奇怪,因为曾经的国际形势,在非洲工作的黄种人的确不少,如果后来人类文明出现了问题,那些跨洋来非洲捞金的黄种人无法返回家园,也只能在当地繁衍生子。
这些城中的居民大多面露菜色,偶尔长得较为膘肥体壮的,也是一脸凶悍,三五成群地站在一起,赤着精壮的上身,不怀好意的打量着街道上形形色色的众人。
那些普通人看到这群人都是绕道而行。
甚至,陈晨还看到了许多面黄肌瘦的流浪汉,这些人消瘦不堪,眼中全都浮现出一抹死气,显然已经活不长了。
而道路两旁的胡同中,偶尔还能看到一具躺在角落中的瘦小人影,这些人全身被扒了个精光,就连内衣都没放过。
这座城市的等级,连人类的中世纪文明都不如。
走着走着,陈晨总算在即将出城前,看到了一座骆驼棚,以及旁边的二层小楼,那里似乎是一家驿站。
这家驿站大概就是昆特城内唯一的饭馆,饭馆的大门洞开,能看到里面一排排座椅,以及零零散散的食客。
而饭店外,还能看到一座早已锈迹斑斑的摇井,只要按下取水设施的把手,就有一丝丝地下水被取出来。
这大概是整个城市中最接近现代文明的工具了。
陈晨并没有进入饭馆,而是继续朝前走去,全程不过五分钟的路途,他便来到了城门口的位置。
面前的城墙是一道高约十米,通体由石块构筑的墙壁,城墙并不厚,更像是高一些的围墙,围墙上搭建着木质的爬梯和窄道,似乎能让人爬上去,而此时同样由木头制造的城门前,正有几名身穿粗糙的铁甲的士兵懒散地站立着。
随着陈晨走来,这些人顿时虎视眈眈的走了过来,不过陈晨却直接从身上掏出一枚金属徽章。
在看到这枚徽章后,那几名士兵这才露出哑然之色,默默看着陈晨走出了城门。
城外,是一片荒凉的沙漠,但并不是那种一望无际的黄沙,而是一种黄土与沙土混合的戈壁地貌,偶尔还能看到一株株细小的植物在荒漠上顽强地生存着。
陈晨拿出地图看了看,如今自己的位置大概是尼日尔的泰内雷沙漠,也就是当初自己建造传送大厅的位置。
没错,陈晨修建的传送大厅并不在纳米比亚境内,反正是凭借黑球Gantz进行传送才能进入,因此陈晨干脆将其建造在了尼日尔。
这样一来,就算将来出现了意外,自己的生命科学城也能提前做好抵御的准备。
而陈晨要去的方向,是距离这里两百公里外的一座名叫拉曼的城市,和沙伊斯的男爵小城不同,那是一座公爵家族的城市,人口达到三多万人,同时城中还有陈晨此行的目标——神圣融合教堂。
陈晨此行的目的就是前去那里查看一番,看看所谓的“神”究竟是不是意识窃取者,而圣痕的真面目又是什么。
“两百公里吗?”
陈晨随口说着,他走到离城市较远的地方看准方向,同时微微跨前两步,随即仿佛一枚炮弹,轰一声朝远处飞去……
三分钟后,陈晨的速度从三倍音速中脱出,他视线的尽头也出现了一座黑漆漆的城市,这座城市耸立在沙漠尽头的绿洲中,黑压压一片,比沙伊斯的城市要大了十几倍以上,连城墙也要厚实许多,颇有一种欧洲中世纪城邦的味道。
不过陈晨并没有停留,他再次加速,伴随着一阵音爆声,直接直接来到了城邦的中央,一座巨大的仿佛教堂般的建筑上空。
轰!
城市中的居民只听到一声平地惊雷般的声响从高空传来,他们诧异的抬头望去,却发现不知何时,一名人类竟然矗立在城市的高空,用着一双冰冷的眸子望向地面。
“那是什么?”
无数人顿时惊呼哗然,他们全部仰着头窃窃私语,甚至还有人当场跪倒下去,以为这是一场神迹。
嗡——!
陈晨的场能浩大地扫过脚下的教堂,随即一股莫名的力量阻挡了他,那是一种特殊的辐射,辐射穿透力并不强,只笼罩了小半个教堂而已。
那种力量十分熟悉,正是意识窃取者才有的灵能之力。
除此之外,陈晨还感应到在教堂的后方驻扎着一支百人的圣骑士,那群圣骑士尽皆身穿灰色的铁甲,上面还标记着和教堂上空一样的标志,显然这些就是教堂的驻军了。
沙伊斯提起过,神圣融合帝国采取的是君权神授制度,除此之外,那些伯爵以上的贵族城市中,也驻扎着一支教廷的力量,也就是说虽然城市是属于贵族的,可城市却是双方共同管理,互相牵制。
而且教堂内的神职人员中也有许多拥有灵能,虽然强度不高,但也是一股需要贵族重视的力量。
此时,陈晨的动静已经惊动了无数人,那群驻扎教堂的军队也迅速冲了出来,随即一名全身都包裹在黑袍中的人走了出来。
这名黑袍人似乎年纪已经很大了,他拄着一支拐杖,神情凝重地抬头望向陈晨,瞬间,两人的目光出现了衔接。
嗯?
顿时,陈晨感受到一股微弱的灵能从对方体表传递过来,这股力量带着攻击和试探之意,可是还没传到陈晨身前,就被场能迅速消融。
感受到自己的试探如泥牛入海,黑袍人顿时面色一变,他伸出右手指向天空,顿时一只枯瘦腐烂的手臂出现在陈晨眼前。
“那是亵渎者!”
黑袍人发出沙哑怪异的嘶吼,顿时,一些圣骑士直接取下身后的弓箭,就准备对陈晨进行攻击。
“就这?”
陈晨嘴角挑起一抹冷笑,他的场能顷刻爆发,一股无形的冲击波急速席卷过来,那群圣骑士连同黑袍老者在内,尽皆被瞬间掀飞了出去!
轰!
陈晨仿佛神灵般俯冲而下,他降落在教堂的顶部,而教堂坚硬的墙壁根本无法抵挡,直接蹦碎开来,露出里面宽阔的空间,以及一群四散奔逃的人群。
“亵渎者!”
可是,一名贵族打扮,肥头大耳的男子突然从人群中走出,他满脸肃穆的盯着缓缓降落的陈晨,“神会惩罚你……”
“噗!”
陈晨根本连看都没看,那名男子便仿佛遭到重击般直接飞了出去,狠狠撞在教堂最前方的讲台上,而且因为冲击力过于巨大,男子的身体也顿时四分五裂开来!
还有几名同样身穿黑袍,似乎是灵能者的人也也准备出手,可是还没有所动作,他们的身体也毫无征兆地撕裂开来,鲜血和内脏流了一地!
陈晨就好像一头远古凶兽般冲进了教堂,任何企图阻挡在他面前的人都是四分五裂。
“就是这里!”
越是接近教堂的中央,一股更加强大的辐射力量已经席卷开来,似乎是想要抵挡陈晨的场能之力,只是那股力量还是太过弱小了。
陈晨走到那处辐射的位置,却发现这是空空如也,而那股力量正是从地下传出的。
于是,陈晨面前的地面轰一声碎裂开来,露出一道幽深的大洞,而洞中,一枚通体鲜红、仿佛一枚心脏般的物质出现在陈晨的面前!
陈晨单手一招,那枚鲜红的物质就已经出现在陈晨手中,这是一颗人头大小的肉块,同时还在不断地跳动着,它的周身散发出一圈圈肉眼不可见的辐射,显然,这种辐射越是接触的时间长,全身就越是溃烂,而同时它也能改造人类的DNA,令人类产生出所谓的灵能。
“果然是意识窃取者……”
陈晨眯起眼睛,这一刻,他已经可以确定,这块肉块,散发着和意识窃取者一样的气息。
不过此时的陈晨早已经不害怕所谓的意识传染,之前在意识战场中他就击败了意识窃取者的意识,就如同拥有了免疫力,这种能毁灭大部分人类的意识传染对自己再没有丝毫作用。
甚至,陈晨还获得了一部分意识窃取者的力量,只是他如今还不知道该如何利用罢了。
“亵渎者,你竟然敢偷窃神之子!”
就在这时,之前被轰飞的一众圣骑士也已经冲进了教堂,看到陈晨手中拿着那枚肉球的时候,黑袍人顿时睚眦欲裂,他大声尖叫着,“杀死他,夺回神之子!”
其实不用他开口,那群圣骑士便立即冲了上来,而陈晨却只是皱了皱眉,他单手一招,几枚通体透明,仿佛薄到极致的方形扑克便已经出现在他的手心,随即陈晨立即一挥!
嗤嗤嗤嗤嗤!!!
那群正在前冲的圣骑士还来不及感受自己发生了什么,他的身体便在飞奔的途中四分五裂开来!
“不——!”
黑袍人发出一声怒吼,随即他眼睁睁看着一道道无形的流光在划过那些圣骑士后朝着他飞来,一股无形的力量爆发,竟然硬生生将那些纳米扑克弹飞了出去。
见此,陈晨才歪头看了他一眼,同时脚下朝前一踏!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轰!
陈晨仿佛一枚炮弹般冲碎黑袍人的灵能屏障,连同黑袍人一起撞成了漫天碎末!
等到彻底没人打扰他时,他才试着继续用场能分析眼前的肉块,这个被称作“神之子”的东西,就好像是意识窃取者的分身一样,也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得到的。
难道说,意识窃取者在借用人类的意识成功复活后,将人类当成了它的眷族?否则根本无法解释为何人类没有灭绝,反而还留下这种能让人类拥有灵能的肉块。
原本陈晨还打算抓几个教堂的高层问问情况,不过那些圣骑士和黑袍人看起来就像是狂信徒一样,没有半点交流的余地,于是陈晨也不再强求,直接从生命层面抹除他们。
既然愿意给意识窃取者充当仆从,那么死了也好。
想到这里,陈晨突然一用力,手中的肉块便仿佛西瓜般轰得一声爆开,碎肉溅满了一地。
随着这块肉块碎裂,那股不断释放的辐射也开始迅速消失。
当大批城市卫队前来教堂支援的时候,所有人看到的只是一地的残肢断臂,而之前的入侵者早已消失不见。
……
“你说什么?教堂里的主教和圣骑士全军覆没?”
一间堪比教堂的高大建筑内,一名神色阴鸷,脸上有着大片糜烂的中年男子听着面前士兵的汇报时,顿时吓了一大跳,“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公爵阁下,是高阶灵能者!”
那名士兵跪在男子面前,低着头仓皇道,“我们看到一名人影出现在教堂的上空,随即双方爆发了激烈的战斗,等到我们赶到教堂支援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如今的情况……”
“废物!”
男子大骂一声,也不知道是在骂教廷还是骂城市卫队,“继续给我查,一定要查到那个灵能者究竟是谁!”
看着自己的亲信士兵跌跌撞撞地逃出了房间,男子的神色更加阴沉,教堂里圣骑士的损失倒在其次,关键是主教的死亡,令他感觉到后脊发凉。
开什么玩笑,那个和自己明争暗斗,互相争斗多年的黑袍大主教,竟然这么轻易地死了?
虽然自己平日里一直希望这个老家伙快点死,可是对方就算要死也要自己老死才行,如今竟然被人轻易灭杀,岂不是说那个灵能者同样拥有轻易杀死自己的能力?
这倒在其次,关键是,等到教廷察觉到这个老家伙死亡的话,必然会派遣神官前来,到时候还会牵连到自己,毕竟,对方是在自己城市中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杀死的……
想到这里,男子只感觉头皮发麻,即使是他也不愿面对教廷那帮疯子。
咔哒……
可是就在男子低头沉思,思索着接下来的对策时,他的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双脚落地的声音。
男子的呼吸一滞,缓缓转过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