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闻香谷的古阵虽然消失了,但并不妨碍他们居住和休息。
在魔天阁和秋水山众人的鞭笞下,“高贵”的羽族不得不干起体力活。建筑如何摧毁的,就如何重建起来。被束缚了修为,但他们的身体基础依旧远超普通人,做这些活并不难。
没有波及的古建筑大殿中。
陆州进入了天字卷的天书参悟。
和人字卷,地字卷不同的是,天字卷的字符,没有口诀,没有知觉……只有淡淡的神秘力量,不断凝聚。
参悟的过程并不快,但增加的神秘力量,也就是天道之力,让陆州充满动力。
所谓的“天道之力”,是在天相之力的基础上,朝着大道规则的方向演变。譬如时间规则,一般的修行者,只能做到减缓时间,赢得时间差,击溃对手,大道规则便可以逆转时间。
一段时间过后。
陆州中止了参悟天书,祭出了莲座。
他将飞诞的天魂珠,毫不犹豫地嵌入了莲座里。
飞诞本就是凶兽,且是上古圣凶,堪比小帝君的实力。
这样的天魂珠不用白不用。
陆州也没打算将他的天魂珠归还。
这算是对飞诞的一个惩罚。
一头上古圣凶,失去了天魂珠,如同废去了修为。要想重修的话,至少要耗费数万年的时间才能凝练新的天魂珠。
天魂珠是比命格之心更加好用的珍稀之物。
当天魂珠落入莲座的时候,只听见一声清脆,天魂珠顺利地进入了莲座里。
光华亮起。
莲座旋转。
和陆州预测的一样,深渊百年修行,使得他的莲座坚实无比,开启命格只不过是水到渠成的事。
“就看这颗天魂珠能开启多少命格了。”陆州心道。
陆州对开启的过程并不担心,于是继续参悟天书去了。
与此同时。
正在卖苦力的飞诞,哇的一声,吐出鲜血。
“大将军!”
众羽族围了上来,搀扶着脸色煞白的飞诞。
飞诞大将军身子颤抖不已,眼中尽是不甘和绝望……
一口气,压得他半晌没有动静。
面红耳赤,青筋暴出。
看得众羽人心急如焚。
“我的……天魂珠……”
拳头一握。
飞诞瘫坐在地。
……
翌日早上。
钦原满面红光,带着茫然不知所措的女儿,穿过了废墟和丛林,来到了陆州坐在的古建筑大殿前。
“钦原,雨蝶,求见陆阁主。”
“进来。”
陆州睁开眼睛。
看了一眼身前的莲座。
莲座上平静如水,命格居然已经开启成功了。
两个命格区域,闪烁光华。
一夜两命格,虽不及预期,也还算不错了。
可能是越到后面,开启命格的速度和难度便会越高。幸好有百年的深渊和大地力量的滋养,使得开启命格极为顺利。
陆州也真正成为了一名二十九命格的金莲修行者。
他将莲座收起,看向大殿门口的方向。
钦原和她的女儿,款步走来。
可能是长期“死亡”的缘故,少女的表情看起来极度茫然,对四周的一切都感到陌生和害怕。
二者来到跟前,钦原说道:“跪下。”
少女跪了下去。
钦原也跟着跪下。
这是真正的再生之恩,三跪九叩也在情理之中。
陆州没有阻拦,他受得起这样的跪拜。
叩谢过后,钦原说道:“阁主大恩大德,钦原没齿难忘。”
“起来吧。”陆州说道。
钦原说道:“小女雨蝶,刚复生,可能不太适应,还望阁主恕罪。”
陆州打量着雨蝶说道:“无需害怕。”
雨蝶躲在了钦原背后。
钦原说道:“她喜欢蝴蝶,生在雨夜,我就给她取了这个名字。如今她能再生,此生我就再也没有遗憾了。”
“复生固然可喜,但今后她的生活,饮食起居,还需要细心照料。生死并不可怕,思想和认知的断层和压力,要小心提防。”陆州说道。
“多谢陆阁主提醒,我会注意的。”
死亡了这么久,重新爬起来,面对这陌生的世界,若说没有一点隔阂,那是不可能的。
陆州心中也在好奇。
复生……到底是一种什么概念?
灵魂?躯体?还是意识?
他想起复生时,地面上升腾而起的青烟。
人类死后,埋入地下场面,一切归于大地。复生之法,是不是从大地的手中,夺回这一切呢?
“你过来。”陆州朝着雨蝶招手。
他需要确认一下。
雨蝶畏畏缩缩,少女模样更显楚楚可怜。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钦原回身拍了拍她的手背:“不要害怕,是阁主救了你。”
“嗯。”
她们毕竟是母女,毕竟是同族。血脉至亲,可抵数万年的分离。
雨蝶来到了陆州的面前。
陆州淡淡道:“伸出手。”
雨蝶怯生生地伸出了白皙的手腕。
陆州看了一眼,血色还算不错。
二指切脉。
奇经八脉都很正常,一切都和普通人没有差别。
修行也回到了最初。
丹田气海是没有打开的状态。
于是陆州问道:“她可曾修行?”
钦原点点头:“修行天赋奇佳,曾过二命关。”
这就奇怪了。
现在的丹田气海居然是未开启的状态。
复生,是重新来过?
陆州越发好奇。
他有预感,复生画卷和功德石,定有更大的秘密。
那么……功德石到底在哪里呢?
现在想这些,并没什么用。
陆州收起思绪,挥挥手道:“下去好好休息吧。”
“是。”
钦原忍不住又道,“阁主打算前往大渊献?”
陆州点了下头:“有事?”
“如有用的着的地方,请尽管吩咐,从今天开始,钦原的命,就是您的了。”钦原下跪道。
陆州说道:
“你的心意老夫领了,下去吧。”
“是。”
钦原和雨蝶恭恭敬敬离开了古殿。
至此钦原一族的承诺算是完成了。
……
又过了三日。
陆州令魔天阁集体集合,经由并蒂莲的通道,进入未知之地,又分批经由当初留下的符文通道,出现在了大渊献万里丛林之外。
陆州现在对自己的实力只是有一个大致模糊的概念。
和飞诞交手过后,正常情况下,稳压小帝君。
羽皇乃是大至尊,若要真发生点矛盾,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之所以要去大渊献……是因为那张简易地图。
简易地图标注的位置,便有大渊献。魔神留下的遗言中,明确提到过,要夺回属于他的东西。
趁着太虚和大渊献还未真正连成一气的时候,拿回东西,是最佳时机。
陆州还能少量使用致命卡,魔神的极限手段,大帝级别的存在,向羽皇讨回公道的底气,还是有的。
魔天阁众人,押着飞诞等羽族人,掠过万里丛林。
经过一段时间的赶路,看到了高不见顶,巍峨如山的大渊献。
苍穹之上,那黑压压的庞然大物,来回环绕。
看到大渊献之时。
飞诞露出希望之色,说道:“您要见羽皇?”
“哪这么多废话。”潘重喝了他一声。
飞诞说道:“魔神大人……我佩服您的勇气!”
众人听了他的称谓,露出惊讶之色。
叠加之前所知,太虚中人都说,与屠维大帝激战的是魔神。
他们得到的信息是阁主受到波及,落入了深渊。
怎么?阁主就是大家口中的魔神?
四先生在场,根本没提起过啊。
陆州淡然地看了他一眼,说道:“小小羽皇,焉能与老夫相提并论?”
此言一出。
魔天阁众人一惊。
这等于承认了他魔神的身份!
陆州则是另外一个想法,世人都认为老夫是魔神,那索性就当这个魔神。
陆州纵身朝着大渊献飞去。
众人纷纷跟上。
大渊献的下方,依旧是大量的三首人镇守。
与那时不同的是,现在的三首人在陆州眼中,连蝼蚁都不如。
当他们朝着大渊献上方飞去的时候,三首人果然开始投掷手中的长矛。
“无量神隐神通!”
以陆州为中心,天相之力笼罩众人。
唰。
魔天阁众人,连带俘虏飞诞,一同消失在天空中。
三首人:???
几个呼吸过后。
陆州率众出现在大渊献入口。
羽族守卫察觉到异动,迅速掠来。
“何人如此大胆,擅闯大渊献?”一声暴喝,惊起众多的羽族高手。
“都别动手!”
飞诞声音一沉。
那率先抵达的羽族高手定睛一瞧,露出惊讶之色:“飞诞大将军!您……您,怎么也在?”
众羽族高手面面相觑。
这场面一点也不像是凯旋的样子。他们都知道飞诞大将军领命去了并蒂莲,查清楚大地异动。
飞诞大将军气色全无,手脚被困住,身上还有血痕,颇为悲惨。
飞诞大将军叹息一声,说道:“快去请羽皇。”
“大将军……什么事需要惊动羽皇,这……这……”
“让你去就去,哪这么多废话!”飞诞大将军皱眉喝道。
“是!”
一名羽族高手,朝着大渊献之内掠去。
陆州从始至终,淡然而立,也没开口说话。
也不打算硬闯。
魔天阁众人一边沉浸于阁主魔神的身份,一边忐忑不安地等待着,他们都没进入过大渊献,对小鸢儿的阐述也只仅限于想象。
不多时。
那名羽族高手从远处掠来,朝着陆州等人躬身见礼道:“陛下有请。”
陆州淡淡道:“好大的架子。”
那羽族高手:“?”
话音刚落,大渊献的核心之处,传来低沉而悠远的声音:“魔神大人何必跟他一般见识?”
羽皇亲口承认魔神的身份,众羽族拱手不寒而栗,脊背发凉,不由自主地后退三步。
想起刚才差点动手,更是冷汗直流。
好险!
陆州这才负手前行,掠上大渊献。
众人跟了上去。
那名羽族高手怎么也没想到这人竟是名震上古的魔神大人!
他甚至不敢抬头,只是低声道:“请跟我来。”
在那名羽族高手的带领下。
众人进入大渊献。
魔天阁众人进入阳光里,欣赏着大渊献的美景,赞叹着这里与外界的区别。和九先生说的别无二致,这里的确太美了。同属一片大地,为什么大渊献的环境,如此优越?
没多久,他们来到了大渊献最核心的宫殿之中。
这宫殿名为太上殿。
是大渊献天启内部构造出的最大空间,金碧辉煌。
陆州负手进入大殿。
一道虚影也在这时出现在宫殿的台阶之上。
身上光晕宣泄,华服垂落,一双翅膀合拢,高贵而庄重。
羽族纷纷跪地:“拜见羽皇陛下!”
这一跪,魔天阁众人差点被带偏了,也想着行礼。但见陆州不卑不亢,负手而立的样子,大家也跟着挺直了腰杆。
果不其然。
羽皇不仅没生气,反而露出一抹淡笑,说道:“备上座。”
“是。”
羽族人迅速抬进来一张象征着地位的椅子。
羽皇的目光始终落在陆州的身上,从上到下,从下到上,仔仔细细地打量着陆州。
他想要感知一下这传说中魔神的修为,但还是忍住了。
沉默片刻,羽皇开口道:“请坐。”
陆州并不客气,入了座。
羽皇问道:“不知魔神大人驾临,有何贵干?”
陆州挥了下手。
一旁的潘重便将飞诞如何冒犯闻香谷的事,说了一遍。
羽皇明白了,魔神要讨回公道,能做主的也只有他自己,羽皇说道:“飞诞大将军乃羽族得力干将,若他对你有所冒犯,本皇愿替他向你赔罪。”
飞诞心情沉入谷底。
就连高高在上的羽皇陛下,见了魔神,也得礼让三分。
传说中的魔神,真的不可侵犯,不可战胜吗?那么……魔神为什么又会被太虚击败?
更让飞诞无法理解的是,大渊献不是跟太虚同盟吗?这会儿见了魔神,应该是对立才是,为什么羽皇如此欢迎魔神?
像是接待远道而来的朋友似的!
飞诞抬起头,偷偷瞄了一眼羽皇。
巧合的是,羽皇也在这时,瞪了他一眼。
飞诞:“……”
陆州循着魔神的记忆,说道:“老夫曾在这里留下一样东西,交出此物,老夫与大渊献之间的恩怨,便可一笔勾销。”
说到底,他与大渊献无冤无仇。
羽皇一愣,这里什么时候有魔神的东西?
羽皇成名较晚,在上古时期,魔神名震天下的时候,羽皇还只是个小修行者。
在魔神的面前,羽皇就是晚辈。
上古时期,魔神大战太虚的事,他只是经常耳闻,哪里知道这些东西。
羽皇道:“何物?”
“时间太久,老夫也记不清了。”陆州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