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地主
小說推薦逍遙小地主逍遥小地主
时间回到宣历十年正月初五。
这一天,距离奚太后授首已经过去了四天。
观云城皇宫外的尸体早已清理干净,可足足十万人的血,却将这里的一切都染成了褐色,甚至还能闻到弥散在空气中的血腥味儿。
正月初一的大朝会并没有举行完毕。
女皇陛下晕厥被送往了后宫,但她却授权了左右二相,彻底清理朝中奚太后之党羽。
又是一番腥风血雨,那些投靠了奚太后的官员尽皆入了大狱,至今日,也就是正月初五,这场祸乱才算是渐渐平息了下来。
大雪纷飞,观云台别有一番景致,可卓一行和南宫一羽却没有心思去欣赏这景致。
“周同同在这观云城掘地三尺,杀了三千两百多人,理应洗净了奚贼余孽,只是……陛下产子这是事实,若真是傅小官……”
卓一行微微一笑:“绝对不是傅小官!”
南宫一羽眉头微蹙,“右相何以断定?”
“因为那个叫云娘的女子还有她的女儿笑笑,都死了。”
南宫一羽一怔,过了半晌,淡然一笑,“右相,好手段。”
卓一行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陛下早产,未能休息,强行战斗了一宿……水云间那厮说陛下之身体失血过多损伤严重,若不静养个三五年……只怕也就只能再活个三五年。”
南宫一羽双眼一凝,盯着卓一行:“如此严重?”
“……若非陛下武功根基不弱,恐怕会比这还要严重!”
“静养就能无恙?”
卓一行点了点头,“所谓静养,就是不得操心,不得劳碌,需要足够的休息与睡眠……可她是女皇,是陛下,掌管着这偌大武朝,哪怕你我二人齐心协力为陛下分忧,可终究有许多事需要她亲自定夺,这如何能够安然静养?”
南宫一羽视线投向了茫茫深渊,过了许久,忽然说了一句:“武大郎殿下,本就是陛下之兄长,而今,他正在皇宫,现在的问题是,不知道女皇陛下愿不愿意交出手中权杖。”
卓一行沉默片刻,“老夫倒是担心武大郎愿不愿意接过这柄权杖。”
“右相所言何解?”
“陛下之所以登基为帝,并非陛下贪恋这帝位。她……有着一番良苦用心啊。”
南宫一羽仔细一思索,抓住了问题的关键——那孩子是傅小官的无疑,女皇陛下登基,为的是守住这武朝,等待傅小官归来。她担心傅小官不归,于是怀上了傅小官的孩子,并生了下来。
这是一个男婴,就算傅小官不再归国,这帝位终将传承到这婴孩的手里。
所以武照守的依然是武氏一脉的江山。
而武大郎是傅小官的大伯,却是亲手将傅小官养大,而今傅小官依然认武大郎为父。
若是武大郎登基为帝,为的同样是守着这江山,其目的和武灵儿一样,傅小官若是归国,这帝位自然就是傅小官的。
而傅小官若是不归,武大郎在虞朝虽然生了三个儿子,但其来路依然没有武灵儿所产这孩子更正,何况武大郎定然也是知道这孩子的来历,那么这帝位依然会落在这孩子的手上。
两人的目的一样,都有着武氏血脉,所以陛下想来是会愿意的,何况现在那孩子可才刚刚出生五天,他需要母亲的陪伴。
想明白了此中关系,南宫一羽开口说道:“莫如你我二人入宫去问问陛下的意思?”
卓一行狐疑的看了看南宫一羽,“你就有把握说服武大郎殿下?”
南宫一羽展颜一笑:“老夫无须说服殿下,只要陛下愿意,武大郎殿下就必须登基为帝!”
……
……
傅小官放眼望着漆黑的玄武湖,想了想那番惨烈的场景,过了数十息,展开了下一页纸:
“正月初五申时,左右二相于养心殿面见了女皇陛下,并提出了女皇陛下而今之身体状况,以及请女皇陛下禅让之建议。
女皇陛下深思半个时辰之后同意退位。
左相南宫一羽于养心殿之牌匾下取出了一张匣子,当着右相以及陛下之面打开,里面是一份传位诏书。
这是宣帝在傅小官至武朝时候便留下的传位诏书,却不是留给傅小官的,而是给武大郎的。
‘奉天承运皇帝,召曰:朕思之良久,若朕意外而崩,必是武朝大变。小官初临武朝,尚未接触朝政,对武朝有诸多不解,并不利于行事。故,朕若崩,请恭迎朕之皇兄武氏大郎归国,由武大郎继皇帝位,拨乱反正,待天下太平。布告天下,咸使闻之!’”
“正月初五晚,左右二相以及周同同与武大郎殿下细谈一晚,武大郎殿下终究点头,于次日大朝会登基为帝,未改年号,称武帝,剥去武照一应身份,册封其子武天赐为富亲王,将镜湖山庄赐予武照,立门楣,御赐金匾富亲王府。”
这胖子老爹当皇帝了?!
傅小官忽然觉得果真是世事如棋,想着这胖子坐在那龙椅上憋屈的表情,他不禁裂开嘴笑了起来。
放下手中信件,他看向了贾公公。
“所以我就是那孩子的爹?”
贾公公很是尴尬的点了点头。
“武灵儿……当真是我妹妹?”
“此事……待查。”
傅小官皱起了眉头,“这里面还有什么隐情?”
“回殿下,天机阁在关押萧氏的牢狱中发现了一些线索。”
“萧氏死了?”
“死于奚贼之手。”
“什么线索?”
“一个名字。”
“谁?”
弟弟每天都在演戏 疯狂的屠夫
“卓别离!”
事实是,那并不仅仅是一个名字,而是刻在牢墙上的一句话:卓别离,救我!
周同同对此的疑问是萧氏将死,为何会盼着卓别离救她?
卓别离曾经官拜武朝大元帅,因为卓一行刺杀傅小官一事而辞职,并于落梅山踏入圣阶。
萧氏在最后绝望时刻原本首先应该想到的是她的女儿武灵儿救她,可她却偏偏想的是卓别离!
在周同同看来,这破事儿恐怕又是一桩丑事,他原本是不愿意去追查的,可为了弄清楚武灵儿之身份,为了这富亲王的来路能够端正,他却不得不查,并希望所想是真实的。
“胖子就没有给我来封信?”
贾公公嘿嘿一笑,“武帝就带了个口谕。”
“如何讲?”
“陛下说……玩够了就赶紧给老子滚回来!”
“……胖子的名字当真叫武大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