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膠囊系統
小說推薦末世膠囊系統末世胶囊系统
风雪飘摇的废墟之中,林城修长的身影忽隐忽现,随着时间的流逝,鳩谷以及救他的人的气息已经变的越来越弱,若是不抓紧时间追上去的话很快就会彻底失去抓到对方的机会。
很显然鳩谷那边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即便林城加足了马力去追捕,十几分钟过去了却依旧没有任何收获,因为风雪太大的缘故地面上根本没有留下任何的足迹,这也让林城的追捕行动变的更加困难。
直到将追捕范围扩大到之前战斗的区域之外,依旧一无所获的林城忽然在风雪中停了下脚步,他知道继续这样下去恐怕不会有任何的收获了,想要抓到鳩谷必须另想它法。
“汪汪!”
就在他思索着该如何抓到鳩谷之时,可乐的叫声忽然从身后传来,待他转身一看,就见变身为战斗形态的可乐甩着火鞭一般的尾巴赶着那个女孩趔趔趄趄地走了过来。
“你过来干什么?”
待他们走近,林城没去管那女孩,而是眉头微皱向可乐问道。
可乐闻言连忙朝他拱了拱头,林城看着它的举动眯眼思索了几秒才明白它的意思,原来是这家伙觉得自己遇到麻烦了想要过来帮忙。
可乐的嗅觉经过强化药剂的加持在现阶段可以说是一门独步天下的绝技了,让它寻人的确比自己一个人跟无头苍蝇一样去找强的多,于是林城也不犹豫,朝它一点头,示意它立刻行动。
得到授意的可乐顿时就兴奋地嗷了一声,接着就见它也不去管一旁的女孩了,焰纹缭绕的身躯在雪地中划过一道红芒,眨眼之间就消失在了风雪中。
火熱都市小说 末世膠囊系統 線上看-第二千零七十八章 鳩谷葵展示
随着可乐的身影消失,一旁犹如鸵鸟一般蹲在地上不敢抬头的女孩明显松了口气,战斗形态的可乐对她造成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即便明知林城可能是那个更可怕的存在,但起码林城是个人,而且刚才也没有真的对她怎样,怎么看似乎都更加靠谱一些。
“你叫什么名字?”
将搜寻鳩谷的任务交给可乐之后,林城心里也没那么急切了,见女孩蹲在地上恨不得钻进雪堆里消失不见,不禁心中一笑,开口向她问道。
“啊?”
或许是没料到林城会突然跟自己聊天,女孩明显惊了一下,随后才忙不迭地起身回道:“我叫、我叫鳩谷葵,您叫我葵就可以……”
“鳩谷葵。”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末世膠囊系統 愛下-第二千零七十八章 鳩谷葵讀書
听到对方的名字,林城心道果然如此,同时也对这个女孩的性格感到有些好奇,因为很显然他们双方现在是敌人,而林城现在最大的对手又是鳩谷,在这种情况下贸然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告知敌人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可这女孩却偏偏这样做了,而且看样子似乎完全没料到这样做的结果会是怎样。
人氣都市小說 末世膠囊系統 起點-第二千零七十八章 鳩谷葵展示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鳩谷葵跟她哥哥完全就是两类人,哥哥突出一个阴险狡诈刚愎自用,妹妹却很傻很天真,除了模样有几分相似之外,一般人根本无法将两者联系在一起。
不过以这个鳩谷葵身上的穿着也能看出,跟哥哥性格上巨大的差异使她在这个末世当中混的并不如意,也许在鳩谷看来做为自己的亲妹妹不说心狠手辣起码也要有几分气势,可这个鳩谷葵看上去怎么看都只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孩,以鳩谷的性格能喜欢她才出鬼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做为一个‘弃子’,从鳩谷让她做诱饵引开林城视线就能看出,这个女孩的死活对鳩谷来说根本就无关紧要,所以拿她当人质逼迫鳩谷回来这条路显然是走不通的,所以林城对这个鳩谷葵也没有太在意,问完她的名字后便闭口不言。
林城的沉默让鳩谷葵心里七上八下,她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命运会是什么,但本能的求生欲让她不得不硬着头皮看向林城,用低不可闻的声音颤声问道:“你……你……我……”
结巴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一句整话,鳩谷葵气的直想给自己两巴掌,而林城此时则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道:“你不用担心,我对你的小命没兴趣,如果你能回答我几个问题的话,我立刻就可以放你离开。”
“什、什么问题?”
林城的话让鳩谷葵精神顿时一震,不过很快她便反应过来,像撒了气的气球一样有气无力地说道:“如果你想问我关于我哥哥的事的话我只能说抱歉了,因为从很早之前开始我就已经没有资格参与哥哥的任何计划行动,对他的了解几乎是一片空白……”
闻言,林城不禁冷笑道:“若是真没资格参加鳩谷的任何行动,那你又该如何解释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呢?”
听到他的话,鳩谷葵不由得苦笑一声,语气很是无奈地说道:“那只是因为我恰巧就在附近潜伏,之后在哥哥被你打败后就被平沼桑找到临时制定了一个救人计划,整个过程都是临时起意,并不在哥哥的计划内……”
“临时计划?”
对方的回答多多少少让林城有些意外,他本以为整件事从头到尾包括战败撤离都是鳩谷安排好的,当时在心想这个鳩谷做事倒是滴水不漏,可现在来看似乎并不是这么回事。
“没错。”
似乎知道自己活下来的唯一机会就是向林城和盘托出,鳩谷葵也没有隐瞒的打算,一五一十地说道:“之前我的行动的确是受哥哥指挥的,但在局面发生转变之后那些原本的计划就已经行不通了,而哥哥显然也没有机会再重新制定计划,所以从你发现我开始,之后的一切其实都是平沼桑跟我两个人临时做出的应变……”
之前的推测被推翻,林城也不急,继续问道:“你说的平沼应该就是刚才那个趁我不在带走鳩谷的家伙吧?”
“是的。”
轻轻一点头,鳩谷葵说道:“平沼桑可以说是哥哥最信赖的部下之一,我之前听别人说过,平沼桑就像是哥哥的影子,他无处不在,但同时又像是从未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