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超脑太监
所以他并没有徐智艺一般的担忧。
当然,他也不会大意。
毕竟是一个新的世界,一百零八尊天神不可能一下全部了解。
在元气那般充沛精纯的世界,必然是卧虎藏龙,不知从哪个角落里就会钻出一条猛龙。
所以不得不慎。
如果能有更多的帮手自然是更好的。
圣堂弟子们还好,可以跑跑腿,打打杂,但叶秋与冷露尤其重要。
有了叶秋与冷露,就能加快了解那个世界,就能提前有所防备一些未知的危险。
可他并不想因此而让她们放弃青莲圣境,放弃不死不灭,那就太自私了。
“你也回去吧。”李澄空道:“我去青莲宫。”
“是。”徐智艺颔首。
她闪了两闪,消失无踪,李澄空一闪,回到了青莲宫。
正在侧殿练功的两女忙迎出来。
李澄空摆手:“忙你们的,不用管我,我会闭着一阵子。”
“是。”两女退回侧殿。
她们也正处于佳境,修为提升得极快,不想错过这个状态,而且知道李澄空也不喜虚礼。
待她们回去,李澄空坐到自己的大殿内,闭上眼睛开始感应青莲圣境。
——
十天之后的傍晚时分,李澄空出现在云京的南王别府,看到了宋玉筝。
宋玉筝正在后花园里,静静站在一片花丛前,神情肃然,一动不动。
直到李澄空出现,她才扭头过来。
李澄空道:“可是出了什么事?”
“……父皇病了。”
“嗯——?”李澄空惊奇:“太上皇病了?”
宋石寒可是大宗师,即使没有了天子剑,也不是轻易能生病的。
除非,心病。
“唉……”宋玉筝叹息道:“他病得不轻,偏偏不让我去清颐宫。”
“太医怎么说?”
“病得不轻。”宋玉筝蹙眉叹道:“伤了心肺,这一次看来是气着了。”
李澄空慢慢点头。
宋石寒可能觉得窝囊吧,一步错步步错,最终落到这般结局,越想越气,把自己快要郁闷死。
“我有时候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宋玉筝抬头看向被夕阳染红的天空:“是不是太不孝。”
李澄空轻轻拍拍她香肩:“大势如此,不是你之过,……难道你为了太上皇不生病,便将皇位让给他?”
“嗯,我有这个想法。”宋玉筝点点头:“比起他性命,皇位又算什么!”
李澄空看看她。
她这是难得的感情用事。
宋玉筝道:“你一定骂我不知好歹,反复无常。”
李澄空笑着摇头:“你也是一片孝心,没什么错。”
宋玉筝摇头:“我想起了小的时候,那时候父皇最疼爱我,喜欢抱着我在皇宫里游逛,现在想想,仿佛就在眼前。”
有口皆碑的小說 超腦太監 ptt-第1132章 選人(一更)鑒賞
李澄空沉默不语。
“如果父皇一病不起,那我……”
“放心吧,有我在,他想一病不起都不可能。”
“我知道你医术高绝,可医治不死人,就怕他的心死了,那怎么也没用的。”
一旦泄了精气神,整个人便提不起劲,然后身体会迅速衰老,即使是大宗师也无法避免。
“心死?”李澄空失笑道:“怎么可能心死。”
“那他现在……”
“不过是暂时的,他肯定是操不完的心,死了做皇帝的心就会想着下一任皇帝,就像弦儿外公那般。”
“……可惜韵儿是女子。”宋玉筝摇头。
如果宋竹韵不是女子,那一定能继承自己的皇位,虽然不想让她做皇帝,可有时候还是会起念头。
反反复复摇摆不定。
李澄空笑道:“那就在宗室内找一个嫡亲,让他做太子呗。”
“……不妥。”宋玉筝摇头。
她想到了将来。
一旦没了李澄空的压制,独孤弦很可能一统天下,到那个时候怎么办?
如果是韵儿,那看在亲兄妹的情份上,不会拿韵儿如何,别人的话就未必了。
虽然未必会如此,却不能不防。
李澄空道:“那就让太上皇操心吧。”
“好主意。”宋玉筝缓缓点头,拍一下巴掌。
一个清俊而透着憨厚的小太监飘然而至,正是王宣,躬身:“皇上。”
“拿纸笔来。”
“是。”
王宣很快呈端来一张轩案,案上有纸笔。
宋玉筝提笔写了几个字,吹了吹封起,递给王宣:“送给太上皇。”
“是。”王宣接过信,然后将轩案端走。
宋玉筝笑道:“这一回,他就有事可干了。”
“让太上皇选太子?”
“嗯。”宋玉筝点点头:“虽然我不打算立太子,但可以开始选一选,省着他们闲得无聊,净想着找我麻烦。”
李澄空道:“恐怕会乱上一阵子。”
皇位的吸引力太强,对于宋玉筝独孤漱溟这种注定要飞升之人,可能会淡然相视。
可对于一般的人而言,那便是无法抗拒的诱惑。
“乱便乱罢。”宋玉筝道:“且看看这些家伙的本事,别一天到晚偷偷摸摸的。”
她知道宗室不靖,个个都背后搞小动作,都想着恢复太上皇的皇位。
因为他们觉得宋玉筝在位,一定会把皇位传给宋竹韵,尽管她说不会也没用。
而如果太上皇复位,那皇位就会在皇室之内选,而没有宋竹韵的事。
精华都市小说 超腦太監 線上看-第1132章 選人(一更)熱推
那就有可能轮到他们身上。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这已经足够他们做出一些小动作来了。
——
“不见!”宋石寒沉声道。
他正躺在榻上,榻边坐着才人周豫。
周豫轻声道:“陛下,还是见一见吧,万一真有什么事呢。”
“我现在不想见她,更不想见她的人!”宋石寒闭上眼睛哼道:“他是来看我死没死吧!”
“陛——下——!”周豫轻声道:“见一见吧。”
宋石寒闭上眼不说话。
周豫抬抬手。
身边的老太监会意,轻手轻脚进去,然后带着俊雅的王宣飘然进来。
王宣躬身道:“奴婢见过太上皇。”
“哼。”宋石寒冷笑一声,背对着他哼道:“你是奉命来看我死没死的?”
王宣躬身不语。
宋石寒冷笑道:“让她失望啦,我没死!”
王宣仍不语。
周豫道:“皇上可有什么吩咐?”
王宣感激的看向周豫,躬身从怀里取出一封信:“这是皇上给太上皇的信。”
周豫接过来,然后轻轻打开,递给宋石寒。
宋石寒闭上眼睛懒得看。
周豫轻声道:“陛下……”
“哼,你念吧。”
“陛下,还是你亲自看吧。”周豫轻声道:“事关重大。”
宋石寒睁开眼,冷笑一声:“她能有什么事!”
周豫递过去。
宋石寒接过来,扫一眼,腾的坐起。
王宣躬身:“太上皇,奴婢告辞。”
宋石寒挥挥手。
王宣飘飘而去。
周豫摆摆手。
周围的宫女与太监纷纷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