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楚云觉得。
宋靖肯定偷窥了自己的生活,包括自己的内心想法。
否则,他怎么会忽然在自己伤口撒盐,在自己软肋处捅两刀?
要不,就是楚云的为人处事乃至于生活作态太明显了。
明显到就连敌人,都猜测自己不愿卷入红墙斗争?
楚云笑了笑。抬眸看了宋靖一眼:“当你在问我是否考虑清楚之前。你自己又是否考虑清楚了呢?”
宋靖目不斜视地说道:“这是我唯一的路。我没得选择。但你,有很多选择。甚至更好的选择。”
“听的出来。你在劝我不要走这条路?”楚云问道。
“如果可以。我的确不希望你走这条路。”宋靖说道。
“但就算我告诉你,我不想走这条路。你会信吗?”楚云反问道。
“我会通过实际情况,来看你是否真的有诚意。”宋靖说道。
“如果你不来找我。如果你不和我谈这些。”楚云平静的说道。“我或许的确会考虑一下。事实上,我最近也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
“有答案了吗?”宋靖问道。
“本来还是模棱两可的。”楚云说道。“本来,我也不知该如何抉择。”
“但现在,你有答案了?”宋靖微微眯起眸子。
“嗯。”楚云淡淡点头。“有答案了。”
“你的答案是?”宋靖问道。
“你或许在这几年,不像官世恒那么惦记我。那么排斥我。但我知道,每一次事件中,其实都有你的影子存在。我之所以不提,是因为你做的不算过分。也没有触犯我的底线。”楚云慢条斯理地说道。“但现在。你开始主动惦记我了。甚至想对我的生活指手画脚。你觉得,这么做对吗?”
“我不想指手画脚。我只是不想你卷入到我的生活中来。”宋靖说道。
“你还说你不是指手画脚。”楚云平静说道。“我想做什么,想过什么样的生活。我自己会选。不用你来提醒,更不必你来作秀。另外——”
“我这还没开始,你就如此谨慎。”
“如果将来我选择了别的路,而你宋大少足够强势了。却依旧把我视作眼中钉,肉中刺。”
楚云反问道:“我如何自保?你会放过我这个曾经的敌人吗?”
“你把我想的太没有胸襟了。”宋靖摇摇头。
“李谪仙呢?”楚云问道。“他会因为你的一句话,而对我大开杀戒吗?对我楚家,对我苏家,给予足够的压力吗?”
“今晚,我没有白来。”楚云放下香槟,面带微笑道。“你让我知道了我的真实处境。也让我明白了一个所有人都懂,却没有重视的道理。”
“我不能停下脚步。我更不能放松警惕。”楚云说道。“要不然,你们这群始终在惦记我的人,迟早会在我低谷的时候,狠狠踩我两脚。哦不对。不是两脚,是给我两刀。”
宋靖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其实你早就有答案了。”
楚云反问道:“你也不是什么有胸襟的人,不是吗?”
“红墙。并非铁板一块。但也绝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轻易走进来。并站住脚跟的。”宋靖说道。“这条路,你走的不会轻松,甚至是一条极其漫长的道路。”
“人生嘛。总得做点有意义的事儿。”楚云说道。“为自己的老婆孩子努力一下,做一些自己不太喜欢的事儿,又有何妨?”
宋靖这次,也没有白来。
他探到了楚云的口风。
这小子看起来清高,看起来不争名利。
可实际上,他依旧会完全按照宋靖所思所想,走上这条红墙之争的道路。
宋靖会有压力,会有负担。
但他会怕吗?
他不怕。
他有家族撑腰。还有李谪仙这个深不可测的武道强者联盟。
他不认为在红墙内,楚云真能斗得过自己。
登顶之路,从来都是艰险重重的。
就算没有楚云,也会出现张云,李云。
母亲告诉过他,轻易得到的东西,绝不会是好东西。也不会被人所珍惜。
红墙第一人之争。
他不会退步。也绝不罢休。
要么,楚云把他踢出局。
要么,他把楚云踢出局。
这场生日宴,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是李家对李谪仙的一次公开支持。
也是李谪仙正式进入大众视野的一次公开活动。
从今往后,李谪仙不再低调。李家也会给予大量的资源倾斜。
为什么选择此刻?
因为李家着急了。
因为红墙之内,不再只有一个宋靖。
还有一个虽然卡在门外,却随时可以一脚踏进来的楚云。
一旦群雄林立。李谪仙再入场,可能就为时晚矣。
楚云吃饱喝足,离开了酒店。
正准备坐车回家时,一道身影轻飘飘地出现在楚云面前。
他身上的气场很强。但楚云能够嗅到,他没有敌意。
“楚先生,我家主人想见您一面。”中年人语调平和地问道。
他穿着普通,气场也并没有刻意释放。
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温润的气息。
一看,就是个有内涵有修养的仆人。
“你家主人是谁?”楚云随口问道。从态度上,他已经接受了对方的邀请。
混沌修道
“主人姓尉迟。不是一个常见的姓氏。”中年人介绍道。
可楚云听闻,却肃然起敬。
在燕京城内,在红墙内。尉迟家,只有一家。
而这一家,却是强大到连楚云,都不敢有丝毫大意的一家。
更甚至——
黑鲨
楚云和这位尉迟爷爷,曾经有过一面之缘。
在爷爷还在世时。
在楚云还没参军前。
那时,楚云对这位尉迟爷爷,就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因为但凡来楚家的,无人敢对爷爷有丝毫不敬。从来都是毕恭毕敬,如小学生进了校长办公室。
猶大 的 煙
唯有尉迟爷爷,敢跟楚老爷子拍桌子,大吼大叫。
那样的环境,对楚云来说是非常罕见的。也是匪夷所思的。
所以他始终忘不掉这位尉迟爷爷。
“请带路。”楚云抬手。
决定见一见这位故人。
在中年人的带路下。
楚云很快来到了一辆黑色轿车前。
轿车是很普通的款式,低调,内敛。
但以楚云的眼光来看,这辆车就算被炮轰,也能确保车内大人物的人身安全。
面对曾跟爷爷谈笑风生又大呼小叫的长者。楚云的内心莫名有些紧张。还有些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