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
“非常抱歉!”
原本急匆匆从公司赶到警察局的财前晃,以为迎接自己的是几张冷漠的脸,却不料进来的时候看到警察局的警员们齐刷刷的给自己鞠躬致歉。
“这个是……”
“很抱歉,”经常出现在SOL公司的警官也鞠躬说道,“我们的工作出现了重大失误。”
“不,你们的工作上有没有失误……”财前晃看着眼前腰弯成一片警察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您委托给我们的任务,我们失败了……”
委托的工作?
财前晃混沌一片的脑海终于想起了警官说的是什么,他不久之前,拜托了警察局去监视和保护那些SOL公司探险队的员工……
现在他们这个阵势,莫非……
“失踪事件又发生了?”
“是的,真对不起,”警官连连致歉,让财前晃心中有了一阵不详的预感。
“失踪了几个人?”财前晃问道。
“全部。”警官并没有隐瞒,而是直白的告诉了财前晃。
“全……全部!?”财前晃愕然的瞪大眼睛,布满血丝的眼睛看起来着实有些吓人,“什么时候的事情?”
“三天前!我们通过负责保护的警员报告发现了那些人全部不在我们的保护之中。他们失去了踪影。”
警官带着财前晃来到了一张地图前,那些地图包括DEN城的,还有分散世界各地的。
而那些红点,在DEN城中连成了一片,那些分散在世界各地的红点,在地图上标注得密密麻麻。
“怎么……怎么可能!?”这几乎已经覆盖了全世界了,难道让那些人一起失踪的是一个覆盖全世界的大型犯罪组织吗?
专门针对SOL公司的……
不,这种不同领域的巨大集团已经不用在意网络世界一霸的SOL公司了。
财前晃捏了捏眉心,他感觉自己的意识因为长久的没有休息而进入了胡思乱想的程度。
“有什么头绪吗?”财前晃问道,“我眼睛有点花。”
“你应该好好休息了,财前部长,”警官说完,就看到了布满血丝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他,于是警官硬着头皮说道,“没有任何头绪,犯人偷袭的时间不固定,地点不固定,没有任何除了随机数以外的规律,就像是一个巨大的世界组织对吗?但是我们有些怀疑到底有没有所谓的犯罪分子。”
“什么意思?”财前晃疑惑的问道。
“如果犯人是一个人,那么他就不是人了,而是神。”
这一点看似荒谬,但却是事实,如果一个人能够做到在同一时间全世界内流窜并且绑架了上百人,那么警察就不用干活了。
有这种怪物存在,还要警察干什么?
“如果犯人是很多人,真的有这样一个庞大的组织专门针对贵公司行动,那么我想,他们已经发布了声明公告,并且提出了他们的要求,但是迄今为止我们没有得到任何消息有人向你们那里发布声明。”
“这一点我可以作证。”财前晃点点头。
似乎陷入了一个死胡同,上百人的
“那么,你的另一点猜测是什么呢?”财前晃问道。
“我们猜想,最大的可能是失踪者的问题?”
“失踪者的问题,”财前晃疑惑的说道,“为什么这么说?”
“我们猜测,如果没有合理的外来的敌人,那么为什么失踪者总是集中在贵公司的前员工身上呢?”
“你们在怀疑我们?”警官刚一出口,财前晃就知道了他在说什么,于是财前晃的神情微微一肃。
“并没有,”警官说道,“虽然你们也是被怀疑的对象,但是在我们看来,你们的作案动机是最小的,没有人会拿着那些受害者唯一的共同点作为攻击自己的武器,那毫无疑问是在自爆。”
那些失踪者的规律无迹可寻,甚至就连时间和地点都没有规律,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层为SOL公司效命。
如果是SOL公司让他们失踪了,那么SOL公司现在应该做的是封锁他们失踪的消息,然而,从那些人失踪的报警到线索的提供全部都是由SOL公司的人来完成的,很难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别有用心。
“但是很快,我们就推翻了这个推论。”
警官打开了投影仪,将监控摄像头的录像放了出来。
在录像中,财前晃看到一个不怎么眼熟但是似曾相识的人,急急慌慌的向摄像头跑来,然而,就在他即将路过一个小巷的时候,一只手臂忽然间从小巷中探出来,抓住了他的脚踝,在他倒下的同时,以不可思议的力度将他几乎是在滑行着拖进了小巷。
这画风就离奇!
“这是恐怖片录像吗?”
“不,是街头监控摄像,”警官淡漠的说道,“我们调查了那个小巷子,然而那里却没有任何踪迹,那并不是小巷子,里面四通八达的,所以我们进行了详细的搜查,依然没有找到失踪者的踪迹,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财前晃感觉自己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原本对自己身处的现实世界深信不疑,然而此刻竟然有些动摇。
但是很快他就将那些杂七杂八的想法抛到了脑后。
“所以,施害者还是有的对吗?”财前晃想到了那只从小巷里伸出来的手臂。
“是的。”警官说完,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这是他们唯一的进展,那就是确实有人或是组织,针对SOL公司的前员工进行清洗,而且清洗的范围,仅限于安全部门的前部下。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于是调查又陷入了僵局,上百人失踪,然而警察们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那么,把我叫来这里是为了协助调查的吗?”
“财前部长,我能跟你说这些已经违反了我们的规章制度,所以现在我们请求您的帮助,”警官说道,“我需要贵公司或者说贵部提供更多的帮助。”
“我能为你们提供的都在这里了。”财前晃摇了摇头,“是我在拜托你们进行调查,但是你们却说什么都调查不到,那我又能帮助你们什么呢?”
“我们从失踪者的房间里收集到了一些东西,还有此前一名持刀伤人犯罪嫌疑人的遗物,就在这里。”
一名警察从一旁的柜子中去除一个档案箱,放到了财前晃的面前。
警官从档案箱中拿出了一个信封,递给了财前晃,“这个,是我们发现其中一个失踪者还没有来得及寄出的信件,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财前晃皱着眉头接过了那封信件,在署名上,他看到了依川漆原的名字。
依川漆原……财前晃略微有些印象,去医院探视的时候见过,而且自从他进入探险队之后,他的话一直都不多,好像性格比较孤僻。
他会给自己留下信件?
财前晃看了警官一眼,警官摊了摊手,“这是一个女孩提供给我们的线索,但是我们并没有打开,虽然这上面没有贴着邮票也没有寄出,但毕竟是还是信件,在得到你的允许之前,我们暂时不能查看。”
仙符变 云墨月
财前晃点点头,不知道依川漆原会给自己留下什么东西,带着各种各样的疑惑,财前晃打开了信封。
那里面并没有纸质的东西,只有一盒磁带。
看到那盒磁带,财前晃一愣。
这倒是新鲜,多少年没见过这个东西了。
“看起来是一盒磁带,财前部长,也许里面……”
“打开看看吧,”财前晃说道,“留在我手里用处不大,也许一起听听能找到什么线索。”
“我去找一个复读机!”一名年轻的警察跑出去,为了查案子,警察局时刻准备着各种各样新式老式的媒体,其中只要有能放磁带的东西就能知道漆原留下了什么。
于是一台老式的收音机放到了财前晃的面前。
打开磁带盒,财前晃将磁带放了进去,在倒带到最开始,在两名警察期待的目光中,财前晃按下了播放键。
音箱里传来了嘶嘶的沙哑杂音,老式的工具总有这样或那样的缺点,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过依川漆原为什么会选择这种东西来留言呢?
“财前部长。”
就在这时,音箱里传来了依川漆原的声音,时隔许久,听到失踪者的声音,警官明显的激动起来,但是他也听得很仔细,生怕漏掉了某些关键的线索。
不只是他,所有的警察都是如此,就连财前晃的神情也跟着严肃起来。
于是,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漆原接下来的话。
“我是依川……不,现在的我并不是依川,我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但是当你拿到这卷磁带,就说明我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我记忆中诞生的地方,那是无数数据构成的网络世界底层,我们如同爬虫一样,生活在那里,直到我进入了依川漆原的身体,代替了他成为了依川漆原,现在的我,应该什么东西都不算吧。”
什么意思?
几名警察抬起头面面相觑,但是很快他们又聚精会神的听了起来。
“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与我们的诞生,也许与这个世界有关……我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类,我是一只网络信息的蠕虫,进入了依川漆原的身体,吞噬了他的意识,才代替了他,但是,本来就是信息的我们,为什么能够成为人类,这一点很值得怀疑……”
……
“财前部长,你有没有曾经感受到过,你被背叛了,被自己背叛,有时候,自己的想法却与行动背道而驰,甚至你感觉到有另一个自己,或者其他人的意志在支配你的身体和思想?”
……
“财前部长,你有没有感觉到过,这个世界,并不真实?”
“三十六号大街,七十二号,我把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寄放在那里,找到后,阅读它,然后烧了他……渡舟前辈知道一些线索,但是太迟了。”
“永远都不要背叛自己的意识,去探究这个世界的真相……”
“我买了高额的保险,还有我的补助,请为我开具死亡证明,然后,请用那些钱为那个女孩治疗她的绝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