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夫人又在算卦了
小說推薦總裁,夫人又在算卦了总裁,夫人又在算卦了
齐衡连忙摇了摇头,嘴角扯出一丝看上去没什么异常的微笑说道,“我没什么事儿,少奶奶就是早上喝了杯冰牛奶,有点拉肚子而已。”
温若初正好吃得饱饱的,见齐衡有些不舒服便提出,“要不这样吧,我去帮你拿?你坐下休息会儿!”
“不了不了,怎么敢劳烦若初少爷去帮我拿呢,我没什么事的,去去就来!”
齐衡转身便离开了。
情妃得已
出了白楚这院子,齐衡的一双眸子忽明忽暗的,神色愈发的难看。
看来是瞒不住了。
仔细盘算了一下,齐衡,想着这件事情一定查不到他头上。
那一片客房别墅正在施工的区域,并没有摄像头,齐衡一路走过去也是避开了所有摄像头的,路上的监控根本就没有拍到过他。
而被拍到的只有沈巍。
本来齐衡想着只要把录像里面沈巍的那部分给删掉就行了,但是既然白楚要看原始的录像,那就不能这么做了。
白楚精通计算机是齐衡知道的。
删减过的录像,白楚看过之后一定会发现的。
到时候就会怀疑到他的头上,可就得不偿失了。
只能这样了。
心中打定主意之后,齐衡便加快了脚步,往保安室走,去调取和沈巍消失有关系的那几天的录像。
这一次齐衡回来的很快,10分钟之后,齐衡便拿着一个U盘回来了。
“给,少奶奶,这是您要的是沈巍消失前后几天的录像,您如果要看具体消失的时间,沈巍曾经出现过,在4月1日下午3:15左右。”
白楚拿来了笔记本电脑,将U盘插了上去,随后把视频调到了4月1日下午,随后按照4倍速的速度开始看。
最先看的便是戎聘婷门口的一个摄像头,画面之中,可以清晰的看到沈巍是在4月1日下午3:15从这个门口走出去的。
从门口走出去之后,沈巍是向左转的,左边有一个大的鲤鱼池塘,再往前一些是一个小花园,越过小花园之后便到了戎氏庄园的门口。
于是白楚又看了戎氏庄园门口附近的那个摄像头,翻看了前后半个小时的都没有发现沈巍的痕迹。
“沈巍难道没有出庄园?”
白楚又翻看了一下其他的摄像头,又在小花园东侧的地方看到两个身影一前一后相距的很远,走过去。
齐衡看到这画面的时候,心中猛然一惊。
前面那个人就是他。
不过这个摄像头隔着那边的位置非常非常的远,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一前一后的两个身影……
齐衡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祷,白楚认不出来。
“暂停!”戎霆突然开口说道。
齐衡感觉自己的心脏骤停了一下。
白楚点击了一下,空格键将画面定格在了那小花园东侧一左一右像距很远的两个人的身上。
“放大看看!”
“放哪个?”
“后面这个。”戎霆说道。
白楚将画面拉到了最大,但是由于摄像头的分辨率不是特别的高,又距离隔着这么远,所以放出来之后模糊一片,只能依稀看到穿着什么样的衣服,身材如何,但是却看不出脸。
“这个就是沈巍,我记得那一天之前,沈巍就穿着这一身衣服。”
白楚又把画面拉到了前面的那个人身上,前面的那个人正好身子有一小半被一旁的树丛给挡住了,看不太真切,只能看到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衣服是个短头发,应该是个男人。
“狗子这个人你认得出来吗。”
戎霆摇摇头,“这个认不出来,戎家所有的下人穿的工作服都是黑色的上衣。”
众人看不到的地方齐衡长舒了一口气,庆幸那一天自己身上正好穿着黑色的上衣,外套和戎氏庄园里的用人穿着有些相似,正好下身又被遮住了,倒是看不见。
“这个可能是恰巧?他们距离的那么远,而且是沈巍在后。”
白楚若有所思的将画面中的两个人全部都截图给截下来了,随后问道,“齐衡这条路是通往哪里?”
“这条路应该是通往还在修缮的客房别墅的。”
“对面的摄像头是哪一个?”
换魂新娘
“那边是没有摄像头的,靠近那边最近一个摄像头是在花园西侧,拍不到东侧的地方。”齐衡说道。
“好吧……”白楚又把录像调快了整整三十二倍速,想看沈巍是什么时候从里面出来的,但是很可惜让白楚失望了,看了整整20分钟,眼睛都快瞪成金鱼眼了,还是没有看到有人出来。
“这里一共有几个出口,如果从这里进的那个客房别墅还可以从其他地方离开吗?还是只有这一个出口。”
“少奶奶那里是用来给客人住的地方,这边这个出口一般都是只进不出的客人,如果要离开的话,得从里面的另外一个出口直接通往戎氏庄园外的。”
“所以沈巍是从这里离开了?”
“有可能吧。”
白楚突然站起了身,“走吧,我们过去看看吧。”
白楚自从嫁给戎霆之后,除了戎霆居住的这一块别墅群以外,还有戎聘婷那,基本上其他地方都很少去,今儿正好过去看看那是个什么样的地儿。
“少奶奶,那边还正在修缮呢,黄沙水泥堆了一地,工人们也正在施工,有一定的危险几率还是不要去了,要不我派人去帮您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齐衡对白楚说道。
“没事,我自己去就好了,我离他们远一些,那边我也没有去过,所以我想过去看看。”
上 神
齐衡还欲说些什么,但是白楚已经站起来了。
戎霆从一旁拿了一件外套,披在白楚的身上,“我陪你一起去吧。”
“我也去,我也去!你们家在修缮客房别墅?等修好了记得叫我来住一住啊,我看看跟之前的体验有没有什么不一样。”
“想都别想,那儿没你的地儿!”齐衡一边帮白楚穿外套,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大哥这事儿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就不能忘了吗!好歹我也是你兄弟,给我住一晚怎么了?”
白楚似乎嗅到了八卦的味道,便十分好奇地盯着戎霆,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让戎霆快点讲。
“哥给点面子……”温若初伸出双手,做了一个拜托的姿势。
但是……被戎霆无视了。
“5年前,我爷爷大寿,晚上那边住了很多宾客,这家伙居然带着女人回房间,开着窗那什么……声音大到被旁边的客人投诉,这客人就敲门想让他们轻一点,没有想到一开门发现自己孙女儿在里面,当即气的高血压进医院了。”
白楚听完只感觉自己满头黑线,温若初这家伙啊……